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14239|回复: 2

[民间文学] 绝境重生(节选6) 唐本庆 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1 15: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9、驱邪斗法
金达莱焦急地道:“是谁这么没有品德……请问有医治的方法吗?”夏晓晨道:“最直接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刑逼’,就是用皮鞭抽打肉体,将附体的灵物逼出来。另一种是‘召唤’,即找到施术之人,将附体灵物召唤出来。”金达莱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夏晓晨道:“还有一种是‘斗法’,须找一个道法和修为高于施法人的人通过斗法把灵物逼出来。这样对施法人不利,因此难免有一番较量。”金达莱又道:“依您看施用哪种办法好?”夏晓晨道:“施用第一种,对被施对象身体有很大的损伤,施用第二种,又找不到施术的人是谁,采用这两种方法显然不行,唯一的选择只有第三种了……”
金达莱见说,先替夏晓办了出院手术,然后同夏晓晨一起将夏岚接回他的住处。夏晓晨对金达莱说,他打算采用第三种方法为夏岚施治。这样一来,或许给夏岚施法的人会找到这里来。他让金达莱调来四个保安守护在门口,并叮嘱说无论谁来了都不许进去。一切安排妥当后,夏晓晨随手关上门,然后走到床边,脱光了夏岚的衣裳,在他的前、后胸口各贴了一张符,先诵了一阵经文,连烧了三张黄表,最后取出一支玉箫吹起来。那音调开始是和风细雨,从容不迫。他不紧不慢地吹了两刻钟,突然箫声变得凄婉起来,如诉如泣,令人生悲。继而又是从容不迫,如此重复了三次,箫声陡然一转,变得慷慨激昂起来,犹铁马金戈,川流不息,此音调来回持续了几分钟,只见床上的夏岚像打摆子一样浑身颤抖起来。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夏晓晨知道是对手找来了,他只当没听见似地仍吹着玉箫,对屋外的一切充耳不闻。
此刻,门外出现两个人,一个穿着件花港衫,留着一头怪发形,另一个头递得精光,戴着副水晶镜,正是夏岚在停车场遇到的那两个人。两个人不由分说,就要往屋里闯,被守门的保安拦住。那个戴着水晶镜的光头气势汹汹地叫道:“开门、开门!”并一拳将挡在门口的一个保安击倒。另外三个保安一起冲上去,双方顿时扭着一团。就在这时,那个留着一头怪发形的人用手一指,一股黑烟从他指头上喷出来。几个保安一挨到黑烟,双眼犹刀割火燎。金达莱忙上去拦住他们,厉声斥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怪发也不答话,又用手一指,金达莱感到有物附在身上,像无数小虫由脖子朝下爬去,爬过的地方奇痒无比。金达莱难受极了,不得不满身搔抓起来。望着金达莱搔脖子抓胸的样子,怪发脸上不觉泛起一阵得意的狞笑。这时,屋内传出隐隐箫声。一听到那箫声,金达莱仿佛轻风拂面,身上的奇痒很快消去,门口的四个保安双眼双眼也恢复了原状,重新直起身,守护在门口。
怪发和光头再次冲上来,突然一声尖厉的箫声,仿佛半空中响起一声惊雷,震得二人双耳发聩,头痛欲裂,就像孙猴子被念了“紧箍咒”,一起栽倒在地上。二人定眼一看,只见门口立着个身穿中国道袍的人,一手持箫、一手持着一串骨质手链,朝他们怒目而视,正是夏晓晨。金达莱忙问道:“晓晨君,夏岚君怎样了?”夏晓晨道:“灵物已经逼出,他没事了……”金达莱见说,忙跑进屋里一看,见夏岚正在安睡,随后退出来。
此刻,望着地上抱头打滚的光头和怪发,夏晓晨喝道:“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怪发和光头不懂他在说什么,金达莱便在一旁当翻译。尽管二人头痛欲裂、痛苦不堪,还是不肯说。夏晓晨见状,又加念了几句“剐骨咒”,二人更是发出阵阵痛苦的怪叫,蜷曲着身体在地上滚来滚去。
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对面一处花木后面出现个体态微臃的中年汉子,肩膀上歇着一只面狰狞的秃顶雕,生得细皮嫩肉,穿着一身轻便的日式和服,就像刚从休闲的地方匆忙赶来一样。那人走到光头和怪发跟前,双手合掌默默地念了一段咒语之类的东西,两个人的头一下就不疼了,当即从地上爬起来,躲到那人背后。
夏晓晨睁开法眼一看,只见那人头顶罩着一圈黑光,带着很重的煞气,知道是对堂弟施用灵体附身术的真正元凶露头了。夏晓晨初次出国,又是在国外,不想惹事生非,只得用息事宁人的姿态朝那人拱手施了一个道规礼,说道:“在下初来乍到,只因受术之人是在下的堂弟,不得不出手施救,还望阁下高抬贵手……”
那人欺夏晓晨是从外面来的,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不屑地朝夏晓晨瞟了一眼,这一瞟不打紧,只见夏晓晨手中那串手链上有九只灵猿,将一个满脸淫邪的灵冥色鬼困在垓心,灵冥色鬼抱着头蜷缩在那里浑身直发抖。那人道:“如果我说不呢?”夏晓晨道:“如果阁下不给面子,在下这十只灵物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只能将您的灵物当一顿午餐打发了!”那人见说,不已为然,而是将手一挥,只见花圃、草丛传来一阵“嗖嗖”的声音,转眼周围出现无数只老鼠,潮水般涌过来。保安一脚下去踩死好几只,而老鼠一点也不怕人,反而顺着他们的脚背爬上来,钻进裤管一阵噬咬,将几个保安弄得手忙脚乱。夏晓晨见状,微微冷笑了一下,抬起一只手嘴里念念有词。几乎同时,地面钻出无数条毒蛇,围成一道道圈子将众人护住。毒蛇本是老鼠的天敌,老鼠一靠近毒蛇便吓得魂不附体,四下奔逃。那人见状不觉大怒,将手一挥,他肩上的那只秃顶雕便一掠而起,怒气冲冲地从半空中俯冲下来,去啄夏晓晨的双眼,而而此时的夏晓晨一直把注意力对准面前的那人,对来自空中的危险一点也没有觉察,旁边的人顿时为他捏民把汗。
10、上门赔礼
紧要关头,突然一道白光一闪,那凶雕仿佛当头挨了一棒,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仓皇地逃回到那人身边,落在他的肩膀上。
白光是怎么出现的?并不是夏晓晨意念的驱使,而是法道使然的结果。什么是法道使然?用平常的术语解释可以说成是本能驱使。光头本是一名韩国巫术信徒,韩国巫术中有养鬼的法术,驱使鬼魅作祟时通常用“纸张上飞”的法术,让鬼魅附体,达到驱使被害人和借此勒索被害人亲属的目的。光头养的是一条色鬼,他对夏岚施用附体术后夏岚的一切行动都由色鬼支配,所以夏岚才出现许多反常的举动。最后出场的那人是光头的师傅,他施用的法术除了韩国巫术,里面还渗杂了日本巫术中的“驱兽降”。无论韩国巫术也好,日本巫术也好,两国的文化之源都出自中国,两国的巫术也同样是从中国道教文化中分出去的。夏晓晨传承的是典型的中国道教术,那人给他豢养的秃顶雕施用了魔法,那雕虽然凶狠,但终究是不敢犯祖,让夏晓晨内在的本能给顶了回去。
就在这时,只见光头满口血流如注,“哇”地一声将大口大口的血吐在地上,一旁的怪发忙将他扶住,与夏晓晨对阵的那人见了也是大惊失色。这边的夏晓晨朝那支九环手链上一看,一下就明白过来。原来当对面那人同夏晓晨斗法时,九只灵猿再也等不及了,吞食起困在垓心的那个色鬼来,十猿分尸,很快就将色鬼给分吃了。
汉子见夏晓晨道法高深,再斗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于是用充满敌意的眼神朝这边扫了一眼,说了声:“后会有期!”转身朝外走去。夏晓晨当即回应道:“时刻恭候!”
三个人还没来得及走出那道院子,只见对面过来一队人拦住他们的去路。为首一人西服革履、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正是金达莱的父亲、济远公司总裁金成信。原来金成信得知夏岚病了,特地过来看望他,正好与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三个人不期而遇。金成信道:“尹吉大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那人一见更是神色慌乱搭讪了几句,想从一旁开溜。金达莱连忙过来耳语了几句,金成信见说,不由神色一变,用手扶了扶眼镜,朝那人说道:“尹吉大师,既然来了,怎么急着要走呢?”那人道:“有事、有事,就不打搅、就不打搅了……”一边说,一边继续往外走。刚走到门口,便被门口几个值勤的保安给拦住。金成信道:“无端来闹事,还对我的员工下了狠手,说走就走,你当这里是篱笆做的门,想来就来、想去就去?”
此刻,那个被称做“尹吉大师”的人满脸的傲气已茫然无存,变得一脸的无奈,朝金成信又是点头哈腰又是连赔不是,说全是手下的两个徒弟不懂规矩瞎折腾到这里来闹事多有冒犯,回去后一定好好教训他们。这件事情原本是个误会,还望金总多多包涵。金达莱跑上前去,愤懑地道:“你们无端对我们公司的技术人员施用巫术也是误会?还有你,方才施用巫术遣出老鼠、凶雕伤人也是误会吗?”金成信道:“去,叫你们总裁来,今天的事不把话说清楚,谁也别想离开!”说罢使了个眼色,保安们将三个人押往附近的一道房间。
随后,金达莱将她父亲与夏晓晨相互作了介绍。金成信十分热情地握着夏晓晨的手说道:“你是搞玄学的?真是太好了。在我们这边,但凡生意人,对于风水都很重视,大点的公司一般都雇有专门的风水师。方才那个尹吉便是另一家水产公司川浦水产公司的风水师,那个留着一头怪发的叫井上健,光头叫加藤,是他的两个徒弟。他们对夏岚君下手,其实是冲着我的公司来的。请夏先生放心,令堂弟也是我手下的一员得力干将,我一定会为他讨个说法……”他们边说边走进夏岚的住处。听见响动,夏岚终于醒过来。见堂哥夏晓晨和公司总裁金成信一起进来,夏岚挣扎着要坐起来,被金成信按住。金达莱忙过去拉住夏岚的手咽哽地道:“知道不?你这两天差点都把人给吓死了……”
夏岚却一脸的茫然。他的记忆仍停留在停车场之前的那一刻。经夏晓晨说他被人施用了“灵物附体术”,才又想起在停车场遇到的两个人来。夏岚告诉他们说,论打架,两个人不是他的对手,后来其中一个将手一扬,一张纸扑面而来,纸上当即出现个人,望风而长,最后长得竟高出他一整个头,满脸猥琐,一双眼睛透着逼人的红光,张牙舞爪向他扑来。当时他就像着了魔一样,浑身的神经一下僵住不能动弹,那人扑上来时就像潮水一样将他吞没,渐渐地渗透到他的全身。他的感觉也渐渐地麻木,到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旁的夏晓晨道:“这是韩国的一种巫术,名叫‘纸上飞’。施术的那家伙也腻歹毒的。他养了个色鬼妖魔,那鬼妖已养了些年份,你的魂魄自然不是它的对手,时间一长将被它吞噬。幸亏你手上带着这串九环手链,要不是这串九环手链,我也拿它没办法。九环手链是用九只灵猿的头盖骨制成的,九只灵猿的灵体就藏在其间,平时都在休眠状态,只有在关键时候才发挥着用。正是由于九只灵猿的灵体相助,才让我很快将依附在你体内的色鬼妖魔降服……如今,那家伙养的这条色鬼已被九只灵猿当一顿午餐给吞噬了,要不然,他用它不知还会害多少人!”金成信道:“夏先生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修为,实在不易。我的公司也雇了一名风水师,合同期已满,我想聘您到我的公司来,我们一起共谋大业,怎么样?”夏晓晨道:“多谢总裁厚爱,只是在家中还担着几家公司的业务,又都是一帮好友开的公司,不好拂他们的面子。等那边任期满了一定上这边来效劳好吗?”
就在这时,一个职员带着几个人过来,正是川浦水产公司的总裁助理,一个随从手里提着一大串营养滋补品。总裁助理朝金成信鞠了个躬,十分卑谦地说道:“金总好,我们张总带着一行人出国考察未归,听说出了这样的事十分生气,要在下代他先向您和夏先生赔不是,等他回来再专程登门‘负荆请罪’。人我先带回去,弄清事情原委,定加严惩!”金成信道:“不敢当、不敢当,本来就有人视我济远公司为眼中钉、肉中刺,时刻想拔掉它。没关系,真要这样,就冲我金成信来,在我员工身上下手,充什么好汉?”
11、溶洞遇蟒
无论金成信怎样挖苦、训斥,川浦水产公司的总裁助理总是一副笑脸不停地赔不是。金成信的助理知道事情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于是同总裁演了一会的“双簧”,接着替川浦水产公司的总裁助理打圆场,最后总算让他把人领走了。
夏岚身体本无大碍,休息了两天,一切复好如初。金成信在西归浦最豪华的一家酒店请了一桌酒,一来对夏岚以示慰问,同时也是为夏晓晨接风,随后给了夏岚几天假,让他陪夏晓晨到各景点好好玩玩。
来到大街上,夏晓晨一脸坏笑地对夏岚说:“来了这几天,我都看出来了,无论是金总,还是他的那个小丫头,都对你很有意思,你小子可是走桃花运了……告诉哥哥,是不是打算把家安在这里?”夏岚道:“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问你,你上这里干什么来了?”夏晓晨道:“想你,特地来看你呀!”夏岚道:“怕不光是如此吧?”夏晓晨道:“当然,顺便来了解一下这边的风土人情、自然景观呗!”夏岚道:“是吧?说实在的,金达莱的确是个好姑娘,有许多可爱之处。可我还年轻,感觉脑子空荡荡的,你没听说过中国有句老话叫‘书到用时方恨少’吗?我感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弄不明白的东西我必须去弄明白,所以不想过早地被家庭所累。再说,她是韩国人,觉得和她在一起总有些不合适……”
夏晓晨在夏岚的陪同下到南韩各有名的景点转了一圈,本来还打算东渡扶桑,到日本去作一番考察,突然接到国内朋友们的电话,说他们开办的公事出了几桩事,要他快些回去。夏晓晨无奈,只得同夏岚告别,匆匆踏上归途。
刚刚送走夏晓晨,忽然遇到金达莱在大学的一群同学从汉拿山下来。他们告诉他说,金达莱同他们一起登汉拿山,在观赏一处溶洞时同他们走散,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夏岚一听心不由猛地一紧,都怪自己这几天只顾着陪堂哥,把她给忽略了,顾不得回往处,径直朝山上奔去。
汉拿山在济州岛的中部,是韩国的最高峰。此时正值盛夏,翠绿的丛林中不时传出阵阵清脆悦耳的鸟鸣声,山间瀑布遍布,林木葱翠,浓荫覆郁,还有数不清的绝壁和溶洞,构成一幅幅绝妙无比的风景画。而此刻夏岚心里牵挂的是金达莱的安危,对于面前美妙的景观却无心欣赏。他东奔西走,不知穿过多少道树林,翻过多少座山坡,跑得大汗淋漓,连金达莱的人影也没见到。
太阳渐渐地落下山去。想到金达莱一个姑娘家,孤零零的一个人身陷荒山野岭,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夏岚心中感到更加不安。就在这时,对面林子里过来个人。待那人走近,却是公司的一位员工张宏哲,原来也是来寻找金达莱的。二人结伴而行,朝另一座山包搜寻过去。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见一处的溶洞内放着许多干稻草,旁边是一堆篝火灰。二人找不到金达莱,决定先在这里将就一夜,到天明再作打算。黑暗中,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便相继睡去。
第二天清晨,张宏哲被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惊醒。他睁眼一看,阳光已射进洞口。看看一旁的夏岚,还鼾声如雷。张宏哲不想惊动他,打算先起来到洞外去看看。他刚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双腿被什么缠住。开始,他还以为是裤管绞在上面。当他掀开稻草时,不由大吃一惊,只见腿上缠着一条约五米多长的大蟒蛇,脊背呈暗红色,指甲般大小的鳞片错落有致,身体的最粗部位直径至少在30公分以上,向前延伸到脖子间时,便渐渐地细下去,扁平的大脑袋像只巨斗紧紧地贴在他的腿上,头上的虎纹斑历历可见,一双阴森的大眼睛闪着贪婪的幽光。张宏哲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试探性地动了一下,想将腿抽出来,不想却激怒了大蟒蛇。只见它一下将头抬起来,血盆大嘴一下对准了张宏哲的头,蟒蛇口中的腥臊味薰得他喘不过气来,血红的信子一抖一抖的几乎挨到他的鼻尖。张宏哲吓得魂不附体,本能地伸出双手将大蟒蛇的脖子抢住。这时,大蟒蛇的圈子开始向上滚动,由他的双腿渐渐地缠到胸部,并不断地给自己狭长的身体“充气”,巨大的力波在它全身上下滚动着,张宏哲憋得满脸通红。他一边咬紧牙关,死死地抵住巨蟒那颗巨斗似的脑袋不让它压下来,一边用微弱的声音呼喊道:“夏岚君,快救救我啊……”
迷糊中,夏岚听到张宏哲的呼救声,还以为他在说梦话。当他发现缠在张宏哲身上的大蟒蛇时,不觉大吃一惊,便一个骨辘跳起来,想找一件称心的武器。可溶洞里除了几根未烧尽的树棍,什么也没有,他于是操起半截树棍朝大蟒蛇狠狠地砸去。然而就像砸在海绵上一样,树棍当即弹了回来,大蟒蛇毫无损伤。大蟒蛇更加暴怒,用尾巴猛扫过来,一下将夏岚扫倒在地上,到处一片狼藉。
夏岚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用手里的树棍朝大蟒蛇嘴里捣去。大蟒蛇将嘴一合,树棍从夏岚手中脱落。他手里没有了武器,围着大蟒蛇转来转去,却不知如何下手。这时,大蟒蛇的圈子已经缠到张宏哲的脖子以上,同大蟒蛇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
紧要关头,夏岚突然发现溶洞里有根尼龙索,大约是以前进洞来的人遗留在这里的,一下有了主意。他忙拾起尼龙索将大蟒蛇的脖子套住,想将大蟒蛇往外拖。可是大蟒蛇又粗又重,而且力大无比。它稍一使劲,就将夏岚带倒在地上。正当夏岚感到束手无策时,听见张宏哲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快,快去……找人……”
12、蟒腹救人
夏岚经他提醒,正要出洞,很快又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张宏哲力不从心的样子,心想自己一旦离开,大蟒蛇肯定会吞掉张宏哲。他想了想,又将尼龙索在大蟒蛇的脖子上胡乱地缠了几圈,这才匆匆地下山去了。
由于被大蟒蛇缠绞的时间太长,张宏哲的下半截身体完全麻木。他浑身的血液直往脑门上涌,头皮被膨胀的血管撑得直发麻,浑身就像被挤在一道狭窄的石缝里一样,疼痛难禁,胸口感到窒息,喉咙犹烟薰火燎,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只是那双紧握着大蟒蛇的脖子、同时也紧握着自己生命线的手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他脑子非常清楚,只要一松手,他将无疑成为大蟒蛇一顿丰盛的早餐……此刻,他想起了金达莱,他们原本是高中时的同学。当时,他是学校被众人公认的白马王子,而金达莱则是学校有名的校花,两个人那时就好上了。后来金达莱考入首尔大学,他则去了国外,上罗马大学就读。回国后,为了同金达莱再续前缘,他放弃了在国外的优厚待遇,到金达莱父亲开办的水产公司来当了一名普通职员……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了金达莱,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饥渴中的大蟒蛇似乎不再有耐性。它再次给身体充足气,在浑身掀起一道道力波。听得“嘭”地一声,夏岚离开前绑在它脖子上的尼龙索一下子全部炸断,已是强弩之末的张宏哲实在无力与粗壮的大蟒蛇抗衡。听得“嚓嚓”地几声响,他的肋骨被折断,一阵剧痛袭上来,他顿时感到双眼发黑、头皮发胀,抓住大蟒蛇脖子的手不觉一阵乱抖。他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可是,每当他产生放弃的念头,就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宏哲,救兵很快就会到来,你不能泄气,一定要挺住、挺住,坚持就是胜利!
为了拯救同伴,夏岚马不停蹄拼命朝山下跑去。他边跑边大声叫喊道:“快来人哪,救命,救命啊!”
在崎岖的山路上,他跌得皮青脸肿。桠桠杈杈的枝叉和棘藜不时勾住他的衣服、划破了他的手和脸,他也顾不得理会。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找到人,救出张宏哲。
突然,前面的树林里“哗”地一声响。他定眼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原来是一只猎豹正在捕捉树上的猴子。猴群向树下的猎豹发出“咝咝”的叫声。猎豹朝树上打量了一阵,很快又发现了地面的他。作为一名动物学家,野兽的习性夏岚太清楚了。如果继续奔跑,猎豹以为他害怕,定会放弃树上的猴子,改成追他,夏岚不得不放慢脚步。他顺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作好最坏的准备。
就在这时,他猛地看见山下停着辆山地吉普,两个身穿海兰衬衫的人正在那里休息。夏岚再也顾不得身后的猎豹,一边呼救、一边朝山下跑去。
下面是汉拿山风景区负责安全管理的两名管理员,此刻正在巡山刚好巡逻到这里。听见夏岚的呼救声,他们赶紧让夏岚上了车,飞快地朝出事地点开去。
当他们赶到那个溶洞时,张宏哲不见了,大蟒蛇也去向不明。看来张宏哲肯定是凶多吉少,一种不祥之兆顿时充满夏岚的心。他们忙四下寻找起来,由洞内搜寻到洞外,很快在附近的草丛中找到那条大蟒蛇。只见它的腹部鼓起老高,行动非常迟缓。张宏哲无疑被它吞进肚里了!幸好车上带着麻醉枪,两名管理员忙将大蟒蛇麻醉,然后由夏岚主刀剖开蟒腹,赶紧将浑身沾满消化液的张宏哲从大蟒蛇腹内剥出来。
见张宏哲还有微弱的呼吸,他们忙把张宏哲抬到山下的车上,当即将他送往附近的医院。
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后,张宏哲终于醒来。此刻,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被大蟒蛇缠绞、吞咽时的那一刻。看见守在旁边的夏岚和金达莱,张宏哲不由抓住他俩的手惊惶地道:“我、我还活着?我不是被大蟒蛇吞进肚里了吗?我是不是在做梦?”金达莱道:“你是被大蟒蛇吞进肚里,是夏岚君救了你……宏哲君,已经没事,你安心养伤吧!”于是张宏哲又转向夏岚,连声道:“这是真的吗?是你救的我?是你把我从大蟒蛇肚里救出来的?”夏岚笑道:“当时情况紧急,发生那样的事,换成谁都一样!”
张宏哲见说,挣扎着从病床上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夏岚面前,愧疚地道:“夏岚君,是我对不起你……其实,那天在停车场遇到的两个人对你下手,正是我指使的……”
原来,川浦水产公司的总裁正是张宏哲的父亲。张宏哲的父亲让张宏哲到国外留学,正是为了让他接自己班。而张宏哲深爱着济远公司总裁的女儿金达莱,于是不顾父亲的劝阻,到济远公司来当了一名普通职员。自从夏岚来到这里后,金达莱一下子就爱上了他,尤其是那天看见他俩在海滩边嬉戏的情形更是令张宏哲嫉恨不已。为了赶走夏岚,把金达莱抢过来,他便找到他父亲公司的风水师尹吉,尹吉觉得对付夏岚不需他出手,便让他的徒弟光头和怪发出面,于是便出现了前面发生的一幕……自己在暗地里做出那么多对不起夏岚的事,夏岚不仅没有忌恨自己,反而在危急关头救了他,实在令他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十二、落魄金岛
1、恶鲨伤人
夏岚忙把张宏哲扶起来,大度地说:“宏哲君,不要说了。以前发生的事也不能全怪你,你那样做都是因为喜欢金小姐、为了金小姐,我怎么会怪你呢?再说,你遇到危险,我如果见死不救行吗?这也不是我们中国人做人的准则……”
随后张宏哲又关切地道:“达莱,你那天是怎么回事?找不到你,把人都快急死了!”金达莱道:“谢谢你们的关心,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差点出大事……”原来金达莱返回原地时,同学们早离开了那里,看看天色已晚,她只得在山上的旅馆过了一夜,而同学们还以为她失踪了,以至让夏岚、张宏哲连夜上山去找她,差点弄出事来。夏岚打趣说:“金女士能为我们提供这样一个为你效劳的机会,尤其是让我和宏哲君着实地表现了一下,要感谢应该是我们感谢你呢对不对?”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张宏哲的身体基本康复。只是由于被大蟒蛇缠绞的时间过长,他的下肢完全失去知觉,行走和移动只能依靠轮椅。他的皮肤因同大蟒蛇身上的鳞片长时间的摩擦,浑身还脱去一层皮。而且身体的裸露部分由于受大蟒蛇消化液的腐蚀,出现麻麻点点的斑点。尽管如此,他却表现得非常乐观。他说,能蟒腹余生、大难不死,就已经是非常幸运了。
据专家分析,大蟒蛇在吞食其它动物时,一般都是先将猎物进行缠绞,直到猎物窒息死亡后才开始吞食。而张宏哲在遭大蟒蛇吞食之前,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曾与大蟒蛇展开殊死的搏斗,为夏岚下山呼救赢得时间。因为大蟒蛇将张宏哲吞下去的时间不长,而且大蟒蛇在吞下张宏哲的时候,它的胃里带进少量的空气,使得张宏哲虽陷身蟒腹却大难不死,这件事让夏岚感触颇深。他曾在日记里写道:
身陷绝境,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都不要丧失信心。只要咬紧牙关,坚持、坚持、再坚持,就一定能够战胜困难,获得生机!
张宏哲深爱着金达莱,而金达莱一点也不领情,反而把一门心思全放在夏岚身上。继续呆下去,夏岚担心自己也陷入爱河不能自拔。为了不打扰他们的生活,夏岚决定选择退出,于是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夏岚在这里干了不到半年时间,突然提出辞呈,让金达莱深感意外。半年来的朝夕相处,她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个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中国小伙子。虽然金达莱是个可爱的姑娘,但夏岚的心不在这里。临别的那天,金达莱哭成泪人。夏岚却把她带到已抛开轮骑前来为他送行的张宏哲跟前,动情地说:“宏哲君为你连死都不怕,夏岚同他相比可就正好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叫‘孙猴子翻斤斗,相差十万八千里’呢……”金达莱却一把将他抱住,伤心地哭道:“不,我喜欢的是你,我不让你走!”夏岚道:“说句心里话,我也喜欢你。可我是个‘陀螺屁股’,过惯了到处漂荡的生活,而你需要的是稳定的生活,这点我做不到,自然不能给你带来幸福和快乐,因此我只能选择放弃。而宏哲君在这点上要比我强,而且为了你他连死都不怕,这样好的小伙子,你为什么不选择,偏偏要选择一个不能给你带来幸福快乐的人呢?”说罢连连向张宏哲使眼色,趁张宏哲过来的一瞬间将她推到他的面前,转身跨上驶往拉瓦格的海轮。岸边,传来金达莱难以割舍的嚎啕声。
一个礼拜后,海轮到达拉瓦格港,前来接他的大学同学毕纳克早已等候在码头边。夏岚离开法国后,毕纳克便和雅克琳结了婚。他虽然也是学水产专业的,可他同样不喜欢把自己禁锢在一个固定的地方,于是辞去在雅克琳父亲开的公司的工作,来到菲律宾,被菲国水生物科研院安排到拉瓦格水生物科研所任副所长。上任不久,他便将夏岚也介绍到这里。
拉瓦格是菲律宾西北部城市,位于吕宋岛的西北端,既是当地的渔业基地,又是旅游度假的好去处。每年,从世界各地到这里来渡假的游客达千万。夏岚到达这里的第二天,研究院便接到一项考察计划,一家海滨浴场需要建一条水下防鲨护栏,用于保障游客的安全,于是毕纳克便同他一起去了那里。
这家海滨浴场就建在拉瓦格市的北边海滩上。总裁冈萨雷斯是个典型的菲律宾男子,40来岁年纪,油黑皮肤,宽脸膛,一双深碣色的大眼睛闪烁着南亚人的狡黠与老成。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个人一起朝浴场走去。
此刻,太阳已升上半空,将沙滩照得一片金黄。放眼望去,整个海滩全是赤身裸体的人群。他们有的躲进五颜六色的大伞中说悄悄话,有的躺在沙地里,尽情享受炙热的沙浴和阳光浴。还有的栖身于岸边的浅水中,或伏在救生器材上,嬉戏着、逗乐着追来游去……整个浴场浸沉在温馨、美妙、欢乐的气氛中,令人陶醉。
冈萨雷斯正在向他们介绍浴场的相关情况,突然海边出现一阵骚乱。三个人定眼一看,不由惊得目瞪口呆。只见远处海面一条黑色的鳍露出水面,海水顿时激起一排浪花。那分明是一条凶猛的鲨鱼,正在追逐一位在海边冲浪的姑娘!快艇扯着姑娘向岸边疾驶,而鲨鱼的速度更快。眨眼的工夫,姑娘便被追上来的鲨鱼用头撞到半空。当她从空中栽入水下时,只见一道激浪涌过,就再也没有见到姑娘的身影,翻涌的海水顿时一片殷红。周围的人更是被眼前恐怖的一幕吓得魂不附体,纷纷游向岸边,惊叫声、哭喊声连成一片,三个人不由同时朝海边跑去。
这时,一个身穿警服的年轻警察从人群中跑出来,直奔停在海边的快艇,夏岚不顾毕纳克的阻止,和那个年轻警察一起跳上快艇,驶向大海。警察名叫奎金,负责浴场的安全管理。他握着手枪,密切注视着海面。然而,一切已风平浪静,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本文已同相关文化传媒公司签订了有声出版和常规出版代理协议)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发表于 2017-6-1 16: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悦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3 12:00:43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具一格,新颖独特。期待全书早日问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9-4-26 01:56 , Processed in 0.10997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