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4641|回复: 1

棉乡有了“乌兰牧骑”《运益文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9 15: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棉乡有了“乌兰牧骑”
方 运 益
“西流河的水,哗啦啦的流,两岸稻菽绿油油,好一幅田园丰收图……。”这是前不久,一位当年在沔阳县(今仙桃市)西流河公社参加“四清”运动的工作队员见到我聊起的话题。也就是1965年11月原“天门县农村文艺宣传队”赴沔阳“四清”点上慰问演出的当天,现编、现排、现演的一首民歌调,时隔42年了,至今仍为老友怀念,感叹不已。
天门县农村文艺宣传队盖源于内蒙古地区“乌兰牧骑”。
乌兰牧骑是我国内蒙古地区为广大牧民组建的一支文艺轻骑队,队伍短小精悍,节目小型多样,坚持上山下乡,长年活跃在基层,为牧民奉献出丰富多彩的精神食粮,成为宣教部门一朵艳丽的艺术奇葩。中央文化部根据当时文艺部门出现的贪大求洋的苗头,竭力推崇此种文艺团、队的形式,并且在人员编制、活动经费等方面给予了有别于其他文艺团体的一切优惠。即人员纳入国家干部编制,经费由省一级财政部门拨付,演出免费等等。
华东中南局按照中央指示精神,以陶铸书记为首的主要领导率先在中南地区各省、市、县筹建这样的文艺轻骑队,为××县(市)农村文艺宣传队。我们省各县、市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统一于1965年8月组建而成的。
我们县队址选在县文化、教育两局大院内,为城关北门一座庙宇,与汉剧团、曲艺团毗邻。我按通知要求至文化局报到时,会到了正在忙筹备工作的孙少泉秘书(任原小庙公社秘书前担任过宣传委员,因宣传政绩在县文化部门有一定知名度),他跟我谈到上面的那些精神,并说今天要在文化馆办公室(现市群艺馆)集中看演员,宣传部领导也要去参加,你要跟我当助手,成为我的左右膀,共同把这个队组建起来等等。我想,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干好,没有二话可说。下午,他带我到文化馆办公室集中,见到了宣传部副部长钟亦雄同志(女),上十个演员也陆续进场,说是集中座谈,实际上是领导们面试演员。有的叫唱,有的叫跳,文化馆的几位音乐干部还给起调、定音,协助面试。到场的都面试完后,也叫我唱一支歌,于是,我将在小庙原种场(也谓业余文工团)自学的《黄河大合唱》中的“黄水谣"唱了一遍,算是起了下助兴的作用,谈不上面试水平。
该队编制定为十五人,包括孙少泉同志任队长在内,整个队员要在地区和省里培训时间之前选定。好不容易通过半个多月的物色选拔也只选中了十四名,在地区培训时,主要是学习中央文件、“延座"讲话精神,树立文艺事业心,把宣传队真正办成名符其实的乌兰牧骑式的轻骑队。仅管各级党委十分重视,条件优越,钟部长带队培训,但不安心此工作的大有人在,如有一位搞音乐的干部硬是不愿干,并与孙队长吵了一架,就其原因,除了我过去存在的那种认为“不是长勤饭”的模糊认识外,主要还是觉得此工作流动性大,很艰苦,受不了,不及其他工作轻松,可以想象,这么几个人,性质决定了它要长期上山下乡,必然要牺牲不少个人利益,没有甘愿奉献精神,没有甘愿牺牲精神是接受不了那个现实的。因此,在这一个月的时间,想一刻解决好所有人的专业思想谈何容易。
地区培训一结束,接着要参加省里培训并正式宣布授旗。我们回县休息了几天,中间又调整了几个人,便赴省文化厅参加培训。省里培训主要是业务培训,由省艺术团体、院校示范演出后,你认为那些节目适合你们县排演就与大会联系,然后,大会派老师赐教。有关事业心的问题通过边排演边做工作,达到全新的面貌回县汇报。
根据我队的实力,我们排演了花鼓小戏《补锅》、《游乡》、渔鼓《财经队长下汉口》、湖北道情《刘大爹瞧姑娘》、莲湘舞《霸王鞭》等形式多样的节目。其中由省戏校赛云霞老师手把手排演的《补锅》还列入最后向省委汇报的节目之一。演出后,受到专家和领导的高度赞赏,省广播电台现场录音后向全省进行了播放。
培训闭幕会上,省委书记王任重同志出席了大会,并向各县授了队旗、图书、图书箱及文娱用具等,省委领导的讲话更加激发了队员们干事业的热情和决心,各地代表的表态,挑应战搞得轰轰烈烈,把队员的劲头鼓得足足的,都表示决不辜负省委希望,齐心办好文艺宣传队,为党的文艺事业贡献毕身的精力!
回县后,我们将在省里学习的节目向县委作了专场汇报演出,这是宣传队建队后,也是只在两个月培训后的第一次与县委和观众见面,他们看了这台晚会,感到惊奇,认为建队时间短,又只有十五个人,能演出一台戏,而且中途无间隙不冷场,真不简单,连连称赞,此种形式好,农民一定欢迎。
在计划下乡巡回演出前,除了加工提高在省里学习的一个晚会的节目外,另外还要排练两台晚会的节目,达到三台晚会的数量,以利在一个点上满足观众加演节目的要求。于是又排演了《打铜锣》、《借牛》、《南泥湾》、《请你在信上搭一笔》、《削尖桩》、《红萍专家》以及男女声独唱等节目,自己认为拿得出手了就着手下乡演出的准备。
百里棉乡有了乌兰牧骑,江汉大地处处留下了文宣队足迹。文宣队所到之处,深受农民欢迎,彰显出她无穷的魅力!根据当时生产季节,棉产区较忙,就联系到九真水稻区演出,计划在这个公社巡回演出一个月的时间。
由于我们是免费演出,下到村里就打抢,都巴不得早点到自己村里去。按照公社统一安排,我们首先来到花台大队,台早已搭好,只等我们演出。
为了打响下乡演出第一炮,我们第一场作了精心安排,从三台晚会节目中挑选一台,赶最精彩的安排,我们还将采访的当地新人新事编成渔鼓词放在节目前演出。开幕前,孙队长上台讲了几句话,主要宣传我们“三不要"的政策,即:“‘不收费,不要招待,不择场地。’是党和政府专门为农民办的一支宣传队”等等,观众听了更增加了对我们的亲切感。慰问词中又把当地新人新事一演唱,更使观众感到是自己的宣传队,台上台下情感的交流,对晚会的每一个节目都报以热烈的掌声,看到精彩处,或鸦雀无声,或笑声震天,几千名观众无不全神贯注。
下乡头场演出,旗开得胜。大队书记、队长纷纷到后台祝贺演出成功,要求多演几场:“让我们过足戏瘾!”
我们在该区,依次巡回演出正来劲,孙队长接到县里电话,要我们到沔阳“四清”点上去作慰问演出。只好跟当地“打了欠条”,待沔阳慰问结束后再来向该公社农民汇报。
我县“四清”工作队在沔阳分为两个点,即长埫口公社和西流河公社。长埫口公社为县委书记孙连清同志的点,西流河公社为县长都国伟同志的点,在为两个点慰问期间,我们的节目内容注意了大量反映“四清”方面的内容,如莲湘《歌唱四清》、自由锣鼓《歌唱23条》、男声独唱《西流河的水》、女声独唱《毛主席语录捧在手》等等。有的工作人员因流行性病疫——脑膜炎住院,不能前来看戏,我们就把戏送上医院,送到病床,使病人深受感动,纷纷表示,病愈后一定出色完成“四清”任务,报答县委的关心,报答宣传队带来百万人民的深情厚谊。
演出的回报、服务的情景,也无时不在撞击着我们每个宣传队员的心灵。我们感到,我们的农村,特别是边沿农村,多么需要文艺,多么需要像我们这样的轻便队伍,进得来,出得去,供得起。几年前,我们不也同样跟他们一样,成天在家里劳作,日出日落,渴望丰富多彩的生活?今天,我们有幸成为了多彩生活的客体,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这一宝贵年华,有什么理由不多去为我们的主体服务呢?正如代春成同志在一次闲聊时所预测那样:“我们这些人一滑就到了老年,到那时一碰面,再不会叫小方、小章、小李、小卢了,就会是方家爹、章家婆、李奶奶、卢家伯了……”。所以,只争朝夕,为农民服务,就成了我们当时的共识,实践也使队员们专业思想更加牢固,整个宣传队显得斗志昂扬,朝气蓬勃!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我被县委组织部提拔任宣传队副队长,孙少泉同志提升为文化局副局长,仍兼着宣传队队长职,但他大部分精力要抓局里的工作,队里主要担子就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工作中,我便依靠王业容、卢智英、彭从新等同志,一方面加强基本功训练,一方面不断更新节目,以适应观众不断变化的口味,为配合当时学毛主席著作及实现棉花百万担目标的中心,我创作了天沔小曲词《请你喝杯丰收酒》,由吴家柱配曲,章毅演唱,深受观众喜爱。小庙公社饶长华,在出席省团代会上演唱小曲《请你喝杯丰收酒》后,为省文艺刊物《长江文艺》发表,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1966年上半年,在完成九真公社剩下的演出点任务后便转到棉乡区一带的渔薪公社、黄潭公社巡回演出。渔薪公社为我县“四清”试点,县委主要领导及县直机关各部门干部都分别在各大队指导工作。我们按公社党委安排,从新建大队开始,挨次巡回演出,直到结束。前后历时两个多月(含黄潭公社各大队),吃住在农家,碰上天雨,就参加劳动或辅导业余剧团创作、排演,与业余文艺骨干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他们视我们为当年“抗战时期文工队来了”,还说:“你们既是文艺轻骑队,又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还是文化工作辅导队。”鱼水情深,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这年9月份,我队全体队员正按照中央部署批判资产阶级文艺黑线如火如荼时,接到荆州地区文化局通知,要参与全省各县(市)文宣队在随县(今随州)大洪山集中排演大型歌舞《亿万人民跟着毛泽东》一剧(简称亿剧),随县毗邻京山以北大洪山麓脚下,是当时湖北省省长张体学同志所办的“四清”点,为了形象、直观地推广点上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经验,省直文艺部门组织编创人员深入生活,创作了该剧,由省歌舞团排演并在武汉隆重上演,演出反响强烈。于是,省里通知各地组织力量排演,各地区文工团,县、市文艺宣传队就云集到大洪山接受排练任务。我们县还在花鼓剧团抽了六名演职员(含音乐、炊工)和我们一起到了大洪山,那时乘着的包车为油布搭的棚车,沿途山路颠簸,直到半夜才到大洪山,大家舌干口渴,一下车见有一水池,就捧水喝了个够,到第二天一看,原来是基建用过的石灰坑,好不后悔!
排演《亿剧》前,需到山下大队、小队体验农民学毛选的生活。在体验生活中,我们创作排练了一组小节目即“四大妈学毛选”等节目,有一天晚上,正在排节目时,芦智英(女)阑胃炎发作,我和周伴香、孙丛新等几位男队员连忙用板车拖到大队医务室,地区文化局局长谭道山也赶到救治现场,经医生确认为急性阑尾炎,需马上手术。按医疗程序,是需要亲人签字的,当时没有亲人在场,我身为带队的一队之长,理所当然的由我代替她的亲人签了字。第二天上午,我们守护在门外,静候着手术的消息。六十年代,尽管阑尾炎手术是不大不小的手术,但也毕竟是手术,我在小庙工作时,记起一位老领导还是在武汉大医院动的阑尾炎手术,确实术后后遗症不少,特别是在复痛时再去检查,还残留有纱布在里面作祟。小芦的手术能否成功呢?我的队员能安然无恙吗?她的父母放心地把她交给了宣传队,我得让她的父母放心哪!她是我们队里的“欢喜驼”,业务骨干之一,还有她是《四大妈学毛选》这个节目的角色之一,诚然这个角色可换人顶替,可她还是我队的老旦角色,好多节目老旦角色都由她担任,全队只有14名演员,一个萝卜一个窝,如果有了后遗症,少一个角就要减少许多演出节目了。我这样想着,也这样和谭局长交谈着,谭局长再三鼓励我,他说:“这里虽然是大队医务室,但是省的医疗专家在做手术,会成功的!”正说时,手术室门开了,一位护士端着一个盘子出来了,说:“手术很成功!”我们听了,高兴得跳了起来!感激万分!还目睹了盘子上放的手术下来的一驮青紫色的阑尾。就是这东西在腹内作怪。小芦在医务室治疗了一个星期,很快恢复健康归了队,没有什么后遗症反应。只是在这时,我和全队的人搁在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我们回大洪山驻地后,各县抽的《亿剧》导演赴汉学习的也回来了(我队李萍英是其中学习的一位),全省以地区为单位组队进入排演。
我们荆州地区十三个县(市)宣传队,包括地区文工团,划分两个剧组排练《亿剧》,为平衡人员,地区文工团带汉江片县宣传队一个排演剧组;我们县与长江片宣传队为一个剧组,共计250多人,每个剧组近120人。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山间易风雨,所以排练的难度更大,我们组由潜江宣传队队长柯玉青书记负总责,包括我和其他几个县的队长为副队长,分工合作,我和石首叶队长专门负责后勤工作,保证队员的生活饮食。我的业务岗位是参与乐队拉中胡,虽技艺不精,但可跟着感觉走。
一个多月的排演任务完成后,我们就沿长江片的县、市演出。所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一百多人的演出团体,的确各种人才都有,特别是我们剧组舞台美术效果,在所有剧组中为独树一帜,如幻灯字幕一放出来给观众是一种艺术享受。字幕由善长魏碑书体的监利宣传队江新安队长书写,又用彩色染料冲印成胶片,用幻灯机放到雪白条幅字幕上,蔚蓝底色,白色字体,格外鲜艳夺目,加上由他操作放映与舞台上演员的唱词衔接得非常吻合,天衣无缝,为演出增添了不少色彩,特别是观众从字幕上看到了戏的内容,受教育的印象更为深刻。
那时节,学习毛主席著作正值热潮,继而带来人们对毛主席崇拜与敬仰化在为  《亿剧》热忱接待的情感上。如我们赴监利县城演出时,《亿剧》演出团一下船,就受到监利县干部群众摆几里路长的队伍夹道欢迎,江边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片欢呼声,口号声:“欢迎《亿剧》演出团!”“欢迎毛主席派来的亲人!”“毛主席万岁、万万岁!”“读毛主席书,听毛主席话,照毛主席指示办事!”等等,此起彼伏,接待盛况空前。
由于演出工作量大,因此,每个点只能演一场,所以县里也只得搭露天舞台,以便更多的人能看到这一高水准的歌舞节目,让更多的人受教育,而且对观众规定,每人要带上矮板凳按规定的线路就坐,前面低,后面高,并要求带着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观看演出,不得违反场内纪律,否则就是对毛主席不忠。因此,演出时成千上万的观众场上规规矩矩,直到演出闭幕圆满散场。
我们巡回演出至松滋县时,毛主席亲手倡导并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已是燎原之势,席卷神州大地,《亿剧》演出团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某种程度的影响,尽管演出团临时党支部不断打招呼,但总有那么几个激进分子冒出来喋喋不休,钻我们工作漏洞的空子,讥讽积极分子,蛊惑解散《亿剧》演出团回县参加文化大革命等等,使得领导工作非常艰难,团领导通过请示地区文化局同意,便在完成石首最后一个县的演出后,于十二月三日被迫宣布停演,各回本地。
我们单位也就是从十二月三日这天开始,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众所周知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领导挨批斗,群众把街游,文斗变武斗,生产大减收”的闹了几年,最后以粉碎“四人帮”而告终。
一九六九年,工宣队进驻文艺团体,领导各单位斗、批、改,文化战线五个文艺团体,即花鼓剧团、汉剧团、杂技团、曲艺团、宣传队。运动后期,其他几个文艺团体均有领导干部结合进革委会,只有曲艺团领导班子没有形成,工宣队决定:宣传队与曲艺团合并在一起搞斗、批、改,指定我全权负责抓合并后的革命、生产任务。但主要还是依赖工宣队,好在曲艺团的同志伸明大义,比较支持我的工作,两支队伍联合起来恢复和新排了几个晚会的节目,连续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多项慰问演出任务,特别是在慰问部队方面,深得部队及县领导的表扬。
一九七O年,配合工宣队顺利地完成了文艺团体整改任务,历时奉献5年的县农村文艺宣传队也就随着整改的结束终止了她光荣地历史使命。虽人员天各一方,但她留在观众心里演艺之美是难忘的,她的“乌兰牧骑”精神是永恒的!
                                  2008年《天门文艺》1期发表
67e66e5549f8c001682e6a3880412df.jpg

a3277868ea10dccd7bb75fbced6539c.jpg

c1bd2a37cf4fb8fa1d32429c68f5d10.jpg

c71c56e7233ee8a947403128a00ec9b.jpg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发表于 2021-2-9 17: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隔56个年头了,此文再現那峥嵘岁月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人民需要艺朮,艺朮也需要人民''  我当年一文艺新兵苦点丶累点,人民需要了,当得值!谢谢何版关注丶报道。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455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21-3-5 17:43 , Processed in 0.11381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