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5475|回复: 0

[散文故园] 暮色千里风月明 :八十年代 我的语文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2 17: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八十年代 我的语文老师
暮色千里风月明

1.jpg
作者与刘聿明老师夫妇在一起

1983年夏天,我那鬼混唐朝的初中三年结束了,结果可想而知,高中落榜了!
初中我所在的班级是一个慢班,想学习、成绩好的学生都分到快班去了。班上大多是镇上有商品粮户口的学生,家境比农村学生好,他们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关键是人家不用跳农门,可以接班,不必好好读书也可以在家人所在的供销社、搬运站、棉花采购站有一份工作,能在镇上的轻工机械厂,油厂、轧花厂上班是多么地让人羡慕,农家子女的梦想就是跳农门。
我的家离镇上两三公里,属于农村,我一地地道道的农村娃,不和他们一个阶层,我却和他们混在一起玩的起劲。野小子似的心总不在课堂,在学校踢毽子、跳皮筋、打篮球、抢水泥乒乓球台,玩得飞扬,回家割猪草、捡鸡屎、捡西瓜皮、干农活,就是没多学习。中考成绩到底多少分我都不知道,记得那年班上没有人考上张港中学。
分不清是喜欢语文更多一点,还是喜欢语文老师多一点,唯一让我感觉考试还说得过去的就是语文一门,初中毕业那年,学校安排的语文老师叫杨作明。
80年代初期,一批年轻教师陆续从天门师范分到张港镇彭湖中学,学校条件非常简陋,一排排平房是年轻老师的宿舍,课代表交作业去一趟老师宿舍都让我羡慕,哪怕是陪着跟着屁颠的跑一次。学校的操场上经常看到年轻老师打篮球的身影,乡镇的学校之间如彭湖中学、罗巷中学、朱场中学,蒋湖中学时常有组织篮球赛,有时是学生之间比赛,有时是老师的比赛,更多的是老师之间的比赛。杨老师就是其中一员,二十岁出头的年龄,个子不高,教我们语文,还教我们打篮球。每周有两三天下午专门的练习时间,杨老师是学校女子篮球队的教练,我是球员。篮球场上,杨老师一边示范一遍讲解,跑、跳、投,特别是杨老师的带球突破和躲避之间的动作瞬间转换,轻盈连贯洒脱,掺和了太极慢动作的味道,看得女队员睁大眼睛的惊奇。杨老师告诉队员篮球活动是一项创造性的活动,所有的技术都既要遵循规则,又能表现个人不同的风格。篮圈固定在空中,而篮球可以在场上任意位置,我们的行动既要有队友的协作,又受到对手的制约,球场上球员个人强烈的意志力进取心可以帮助我们克服困难,突破自我,能培养我们分析对手、斗智斗勇、克敌制胜,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自己对篮球的理解。那就是要团结、要拼搏、要有集体主义精神。你们的任务是学习好,身体好,谁说女娃打篮球不好。杨老师的一番话语,卸下我们心中的包袱。我们要求杨老师教我们篮球怎么在指尖转动,“你多亲它,它才会听你的话”,“那篮球怎么在腰间盘旋呢”,“用心多练呗,和学习一样。”篮球和语文被杨老师结合在一起,我感到很新奇。
老师,你是把球场当语文课堂,把语文教学契入玩篮球之中了吧。在大多数人认为玩篮球耽误学习,不愿意选入队的时候,杨老师带我们训练了一学期,他鼓励我们在球场上如何敢拼敢打,要有意志的力量,我听了很受用,不怕困难的精神种子就此种下。篮球对我后来性格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若不是母亲阻拦,那一年我差一点去了天门体校。
课堂上,杨老师一走进来,教室就安静下来,刚来的年轻老师,没摸清老师的脾气,学生不敢轻易的冒犯。杨老师讲课声音温文尔雅,领读课文有些播音员的腔调。估计是喜欢的原因,老师的不温不火让在课堂喜欢讲小话的调皮学生不再那么肆无忌惮。
一次作文课,围绕棉花棉乡故事自定题目,体裁记叙文,杨老师选读几篇写的比较好的范文,记得其中一篇大致的描写:秋高气爽,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我和同伴约好去摘棉花,田野雪白的棉花盛开,不一会---(此处省略几百字),田那头传来一个声音“阿香,你在哪里啊,天快黑了,我们快回去吧”,我听了赶紧又摘满一包袱,天边的晚霞映红了我的脸,我提着一篮子棉花哼哧哼哧回家了。杨老师说,这篇记叙文时间地点人物要素齐全,文章给人一种画面感,对家乡的热爱有如一条感情的线在画面中穿梭,读起来很生动,不刻板,你们要仔细观察生活,才能写出好作文。老师又读到我的作文,点评说有一段心里活动写的真实,给人记忆深刻,得到老师的表扬,我自然心里一阵窃喜,但更多的是从此我记住了老师的点评,写记叙文要有情感、有画面感,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希望把文章写得像看电影,把它作为一篇记叙文好不好的标准之一。

镇上的初中和高中隔的不远,高中落榜后,村里有人找关系把孩子送进张港中学读书。我也想去,妈妈说我去找先进托他向校长说情看看,十天半月几次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得到消息是交30元的计外费,可以进入张港中学。83年的30元在对于家里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一贯节约的妈妈说这钱咬着牙也要交。我有些自责,怪自己初中学习不努力,额外交这一笔巨额费用给本来就不富裕家里增添压力。
妈妈说的先进是婆婆娘家那边的亲戚,叫我爸爸叔叔。先进是他在张港老家九郡村叫的名字,刘新华著有《张港九郡小学纪事》一文,文中描述有:1973年秋,九郡小学扩编了,高中毕业的刘先进(刘聿明)被请到了学校任代课老师,教语文。高考恢复后,九郡小学鼓励老师们踊跃报名参加,首批刘先进(即刘聿明)老师考入了华中师范学院。当时的张港中学,分配的老师基本上都是从天门师范、荆州师专毕业,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分过来的,刘聿明算是第一人吧。除了学历,刘老师的外表同样突出,那是带着明星气质的英俊潇洒,身高1米78的样子,走在学校,走在张港的街上,颇有瑶剧里的秦汉一样迷人。
高中一年级我自然被分在刘老师的班上,高一六班,可以多一点关照,也可以多加管教。刘老师是班主任,教语文。班主任和学生打交道的时间多,早晚自习都在教室里转悠。刘老师不言自威,自带一股严肃的力量,出于对老师的敬畏,或怕辜负老师的期望,学生自习时间多在学语文,比其他课得时间稍微多些。
语文课本发下来,我饶有兴致从头到尾翻一遍。开学第一课自然翻到第一页,哪知,刘老师说,今天第一课,我们学习《伐檀》和《硕鼠》,请大家把书翻到第XX页,说完转身在黑板上板书写两行字:伐檀,出自诗经。哇,教室里发出一小阵惊叹声,学生瞪大眼睛相互看着,我们都被震撼了!从没有见过如此大开大阖又温润雅致的板书,很少见过如此端庄大气的字体,仿楷体,简直就是字帖水平,简直就是一种美的享受,简直就是语文界的一股清流。顿时的老师无异于学生眼里的“大神”,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学生都喜欢模仿刘老师写字。老师的钢笔字同样清新典雅,作文本发下来首先看批改的红笔字,看,老师给我写的评语:此语句欠通顺!“幸好不是狗屁不通”,同座忍不住调侃,“去,我乐意”。不管什么评语换来老师的笔迹先开心一阵,模仿写一气,然后老老实实修改作文。崇拜啊,老师!
接着是老师朗读课文: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学文言文是令很多学生都头疼的事,文言文一般放在课本的最后面,很多字不认识,意思也看不懂,对照翻译学习起来很费力,为了考试要花很大的功夫背诵。伐檀例外!刘老师读起来,语调抑扬顿挫,起伏有序,顿生一股音乐感,句式从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一咏三叹,诗经怎么这么美!刘老师开始逐字逐句的讲解,边板书边讲解,飘逸娟秀的文字,声情并茂的声音,一下子把我们带入了两千多年前劳动号子响起的场景。
第一层头两句直叙其事,第二层从第三局开始描写抒情,河水清澈,微波荡漾,第三层巧妙反问,不稼不穑,不狩不猎,你们因何取走了劳动人民的三百廛兮?三百亿兮?三百囷兮?为什么?问天问地,问自己,问清清的河水,你为何起涟漪?同样是反映劳动者对统治阶级的不满,同样是现实主义思想的作品,绝然不同于我曾经背诵的“贫农张大爷,身上有块疤,大爷告诉我,这是仇恨疤”的风格。学生们陶醉在老师的讲解中,从诗经的风、雅、颂,赋、比、兴,到字、词、句,到诗歌的思想感情抒发。独特而感性的意向,铿锵而流畅的韵律,丰沛激越的情感,我们听得如痴如迷,还没听过瘾,下课铃响了,学生们窃窃私语,这一节课时间咋这么短,文言文还能这么有趣,刘老师讲的太好了----。我第一次感受文言文的趣味性,第一次领略诗经的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一次文学的启蒙,不仅仅是一篇应试的课文。
三十多年过去,我唯一能背诵只剩《伐檀》和《硕鼠》,其他的都还给老师了。
没有因为亲戚这层关系多一份优越感,反而我不敢拖班上的后腿格外小心。有一次母亲来到学校了解我学习情况,刘老师一句“没有明显毛病也没明显的优点,还可以”,母亲对我转述这话时,我是当作一句表扬来听的。不轻易得到的表扬,让我备添信心,学习的劲头一下子足了。趁着闲暇之时,我到刘老师的宿舍借来一套中国文学史,共四册,这是刘老师大学的课程书籍,是我难得的文学课外阅读。书籍已经发黄,我至今还保存着,古董一样的珍惜。
高中一年级下学期,学校要分文理科,偏科明显的我毫不犹豫选择文科班,刘老师继续留在一六班当班主任教语文。刘老师只教了我一年的语文,留下的记忆是独特的。在应试的课堂里,培养学生发散思维打开一扇窗是一件富有个性的事情。刘老师不限于单纯的语文知识,不拘泥于课本,在课堂上展现的一言一行,从朗诵、板书、语言、博学、课文讲解、作文指导、---,学识丰富,纵横捭阖,形散神不散,培德育人,吸引学生渐入佳境,使学生在应试教育中感受到春风般的愉悦,少有的真正做到外相与内修的统一。我们班的语文成绩在整个年级名列前茅,我一直都认为是因为我们的语文老师接受了华中师范大学这样学富涵养的师范教育是多么地与众不同,学生遇到一个富有魅力的语文老师是多么地幸运。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分文理科时这是当时的口头禅。在人们眼里,学文科是没有多大出息的,往往成绩不太好的,偏科的,选择读文科。
84年的张港中学从六个班中选拔尖子生分了两个理科快班,分别是一班二班,文科班是三班,后面四五六班是平行的三个理科班。其他班上的男女生三八线界限分明不讲话,文科班是另类。老师编座位时把男女生混编在一起,原本是想效仿别的班级防止男女生讲话,没想到咱们班男女生在一起如电焊的火花直冒。不仅讲话火热,学校墙报投稿积极,咱班宣传委员写的诗歌让人刮目相看,那时朦胧诗正流行,北岛舒婷的文字在一部分爱好文学的学生当中爱不释手。学校的集体活动表现也出彩,记得一次全校在张港电影院的文艺汇演,文科班的表演大放异彩,台下看得津津有味,阵阵掌声点赞文科班厉害。女子组篮球比赛的成绩在年级前三甲。课外活动时间,隔壁班上鸦雀无声搞学习,文科班的教室里,文艺委员教唱一首《迟到》惊掉下巴,被称为胆子特大,学校明令禁止早恋,文科班却敢唱响“噢,她比你先到”,青春期的躁动遇到歌声里的一阵春风,可想而知,大河奔流的文科班管理起来难度有多大。根据学校的安排,担当此重任的工作落在朱忠雄老师肩上,我们的语文老师。朱忠雄老师当时已经50岁了,我们私下里说朱老师对文科班学生就像父亲对待孩子一样,不仅仅是因为朱老师父辈一样的年龄。在我们看来,朱老师的生活里,似乎只有教书育人一件事。每天的早自习,当我们睡眼惺惺赶到教室时,朱老师已站在教室门口迎接每一个人。如果有座位空着,老师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去男生寝室碰个正着,或叫醒睡的正香的懒虫。每天晚自习,不管是不是语文课,老师都会准时出现在讲台,每天的事情,除了试卷、作业,无外乎考勤、纪律,听取班长、生活委员、劳动委员的汇报,了解谁从家里背的米没有去食堂过称,谁的作业几次没交,谁有几次逃课,谁的家长来了,然后找学生谈心讲道理。朱老师的信念是,管理好一个班级,就是把每一件小事做好,并且做到极致。

2.jpg
学生看望朱老师

朱老师的语文教学中规中矩,严格按照教学大纲进行,字、词、句,段落大意,中心思想,逐一落实,举一反三,不厌其烦。期中考试结束后,朱老师组织考的好和进步快的学生上台讲经验,体验老师的角色,供全班分享。朱老师的口头禅是,学习要勤学苦练,书山有路勤为径。
早自习,我们在大声朗读背诵,悄无声息的朱老师每天在黑板一角落写下两个成语,一行注释的文字。有时抽几分钟的时间讲解一下成语的原始义,引申义,提醒我们切忌望文生义,否则就贻笑大方,弄巧成拙。每天如此,几乎是坚持了大半年,成语之后接着写一段名人名言。起初不理解朱老师为什么要这样做,高考又不考这个,老师天天写,学生天天不在乎。碎片化的时间日积月累,有一次当朱老师念起一篇作文,讲起成语在作文中的运用,讲到名人名言在文章中的精彩之处,我们感受到了朱老师的用心良苦。此举对于我们提高语言运用能力,增添文采,的确起到很大的作用。有时候作文无话可说,当词语枯竭,为赋新词强说愁,引用一段老师提供的内容几乎是万能的素材,还自以为显得深奥有高级感。
我深深地记得朱老师板书过的成语 如“醍醐灌顶,鳞次栉比”,当别人还不认识这里的生僻字时,我们班已经运用到作文中去了。此外还有春意盎然、山清水秀的景物篇,有明眸皓齿、神采奕奕的人物篇,有时候运用生硬也给词语不丰富的我们文章不少润色。众多的成语中,笨鸟先飞、勤能补拙是朱老师说的次数最多的,我们也常称自己笨鸟而成为受益最多的人。

3.jpg


86那年高考,张港中学出乎意外取得全县第二名的好成绩,仅次于天门中学,可以说是辉煌的成绩,文科班更是出乎意外,学校不做指望的文科班和其他几个平行班一样,考几个就算完成指标了。结果40多人的文科班有近20人分别考上北京师范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名牌高校,加上考上中专的一批人,班上的升学率超过80%,和理科快班一样的升学率,这是学校没有想到的,也是我们自己没有想到的。
以后的每次聚会,说起班主任朱忠雄老师,那些曾经让老师头疼的调皮捣蛋学生总是说:幸亏有了朱老师这样慈爱的班主任,从来没有放弃我们,朱老师用无比的耐心和爱心挽救了我们。我们很感动,只为朱老师那份平淡中坚守。幸亏有了张港中学那一批无比敬业的科任老师,把学校当家,把课堂当战地,在全国全年只招60多万人的激烈竞争中,张港中学脱颖而出,真心感谢这一批引导陪伴我们成长的老师,我们是幸运的。

4.jpg
1986年 张港中学三三班部分学生合影
浓情九月 师恩如海 第二排左一为朱忠雄老师 第一排右四为作者

离开张港多年后,杨作明老师调到天门县城,刘聿明老师调到深圳,朱忠雄老师继续留在张港中学。现在他们都已退休。
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在不同的学习阶段,我喜爱的三位语文老师,他们以自身不同的魅力影响着我。杨老师,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真不是一句调侃;刘老师,带我们登高远望,打开文学之窗,别人家的明星教师;朱老师,脚踩耕地,吆喝着耕牛一步步向前走的父亲班主任。
“亲其师,信其道”。他们不仅仅是我语文学习的引路人,用当下的话说,他们是坚持教育初心的一代人。影响人一生的除了一场高考,还有的就是他们给与并伴随久远的文化教育。
当要结束本文时,我想起他们教过我的写作文结尾很关键,要升华,要点题。文字已经写完,而似乎又永远没讲完的,是我的语文老师,我心中的好老师。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455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20-9-21 03:57 , Processed in 0.13285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