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1856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散文故园] 张民主:破灭的大学梦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39:4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破灭的大学梦
              
1973年初,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最新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为了落实这一指示,从这一年开始,国家恢复文革后的大专院校招生制度。

话说两年前我上初中时,正是“样板戏要普及要提高”的造势年代,我所在的城关中学也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经常到工厂、农村演样板戏。我是宣传队员,乐器、演员都来,表现不错。在推荐上高中时,由于父亲解放前参加过伪三青团,加上家里是上中农成分,不是贫下中农,所以初中毕业后就回到了农村。大队的头头可能看了我的档案后,觉得我还有两下子,加之先前我就经常用大排笔直接在墙上为生产队写毛主席语录和标语口号,早就名声在外,大队就安排我在村小当民办教师。由于青春年少,活力四射,文艺体育,吹拉弹唱样样都来,把当时的村小弄的是风生水起,名声大震。除此以外,我还时不时写一些稿件被县广播站采用,得到学校师生和上级领导的认可和好评。

19737月中旬,学校放暑假,老师们都要回生产队参加劳动。当时喊的口号是“不插八一秧”!要在81号前,把早稻收割完,把晚稻抢插完。因为7月中旬至八月中旬是一年中最热的时间,这个时候社员们每天都是天不亮就下了田,天黑了才收工,晚上还要打夜场,上面把这段时期的农活叫“双抢”,是政治任务,所有的社员没有特殊情况,一律不准请假。

记得715日上午,队长在田间找到我说:校长叫你马上到学校去一下。我来到学校,原来是镇教育辅导站的黄同志找我,他说:今年大专院校恢复招生,采取推荐和文化考试相结合择优录取,文化考试只考语文和数学两门,而且,以初中内容为主。经领导研究决定,你今年去参加选拔,从现在起赶快抓紧时间复习功课,迎接8月上旬全县统一考试。可不要辜负领导的希望啊!说完,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考生登记表叫我填写。我喜出望外,回来向队长请假后,就四处找、借当时的所有初中和高中数学课本,因为黄同志当时跟我讲,考语文就是写一篇大批判文章。所以我没有复习语文。课本找齐后,我就每天带一点干粮,把自己关在学校的寝室里,没日没夜地复习功课。我记得开始的几天,我一夜都不睡觉,一夜看一本书,把书上所有的习题都做完。自己看不懂和不会做的,就做上记号,第二天到我上过初中的学校,找老师讲解。说实话,虽然关在寝室里白天汗流浃背,(没有电风扇)夜晚蚊虫叮咬,特别是夜深人静时,肚子饿得咕咕叫,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跳出“龙门”上大学的前景,一切困苦就不在话下了。

82号,黄同志通知我晚上7:30到天门中学礼堂参加文化考试动员大会,我提前到达会场。会议主要就国家恢复大专院校招生的政治意义和第二天考试时应注意的事项进行了动员和交待:上午考数学,下午考语文,时间都是两个半小时。

83号上午9点,考试正式开始,我拿到数学试卷后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不难,绝大部分是初中内容,只有两道填空题涉及高中的。我很快就把试卷做完了,从头到尾认真检查了一遍,全部是对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一看表9:35,才半个多小时。我用得意洋洋的目光把整个考场扫视了一遍,大部分人都在埋头答题,也有少数考生面对试卷不知所措,拿着笔左顾右盼,还一个字都没有写。我心里好笑: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做,这些人难道是文盲?在座位上待了几分钟,觉的很无聊就把试卷交了。当我把试卷交给监考老师时,监考老师用诧异的目光看了我很久。大约一个星期后,有消息传出:张民主的数学考了满分。跟我一起参加考试的几个考生都很羡慕我,纷纷向我祝贺。我内心也充满了喜悦。因为考语文是写一篇批判文章,这是我的强项,应该问题不大。既然数学考了满分,那整个文化考试就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没过几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几个考生集中到镇教育辅导站搞面试。记得那晚面试结束后,已是10点多钟了,外面下很大的雨,狂风大作,乌天黑地,电闪雷鸣,很是吓人。教育辅导站的杨站长知道我家住农村,回去要摸黑走40多分钟的泥泞小路,担心我的安全,就留我在他的宿舍凑合睡了一夜。我非常感动和庆幸,我遇到了好领导,我内心发誓:将来如果有了出息,我一定要报答他们。

接下来的一天,我中午收工回家,邻居老人告诉我:上午来了一个外地人找我,说是武汉大学的吴老师,叫我下午去他住的县招待所找他。我喜出望外,兴奋不已,吃完午饭后就往县招待所赶。吴老师(其实是武汉大学数学系的吴教授,这是我后来知道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问了我家里的一些情况后,出了两道数学题叫我做。一道是证明: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度;还一道题是一元二次方程的求根公式叫我写出来。我很快做完了,他看后很满意。交谈间,他从上到下把我认真打量了一遍,这大概是面试吧。那一年我刚满18岁,英俊帅气,估计他很看好我。就问我:愿不愿意到他们武汉大学去读书?我脱口而出:“当然愿意,做梦都想!”他说:“好,回去等通知。”

第二天早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全文广播了辽宁考生张铁生在试卷背面写给领导的一封信。信的大意是:他是一名知青考生,任生产队长,由于要带领社员战天斗地,没有时间复习功课,所以对试卷上的数、理、化(因为当时不是全国统考,各地的试卷不一样)考题一个也做不出,希望领导在录取时对他的这一情况给于考虑。同时,他对那些不顾农忙,只顾个人前途着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心一意搞复习的考生,称之为“大学迷”。(张铁生后来被称为白卷英雄) 当天的各级党报都在头版头条用黑体粗字进行了全文刊登,并配发了编者按。

一种不祥之兆向我袭来。

果然,到了八月底快开学了,我都没有等来上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反而是其他考生早就收到通知书上学去了。我百思不得其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心里非常痛苦、沮丧,整天心事重重,晚上彻夜难眠。后来,黄同志告诉我:县招办的同志到我们大队搞政审,有人说我在生产队搞“双抢”期间,没有参加劳动,一心一意在准备考试复习,是张铁生信中所指的典型的“大学迷。”另外,我的父亲历史有污点,而且我的家庭成分也有问题,只有工人和贫下中农的子女才有资格作为工农兵学员上大学。一切都明白了,一句话,政审不合格。

就这样,我的大学梦破灭了。

到了1213号,黄同志非常神秘地来到学校找我,把我单独关在寝室里跟我说:前段的大专院校招生,由于跟你一样的原因,很多考生的政审不合格,没有招满学生,现在上面要补招一批,但学校不是很理想,只有师范和卫校,看你去不去?我满口答应:去!他把补招学校名单给我选择,我一看荆州师范是最好的,就说去荆州师范。他马上叫我填了一张表,嘱咐我:这次不要声张,明天上午去找他拿录取通知书,然后凭通知书去办理户口粮油迁转手续,后天起程前往荆州师范报到。

就这样,1215号清晨,我悄悄地离开家乡,来到了荆州,从此再没有回去……

谨以此文对当时给我全力支持和帮助的黄同志(黄仁俊)、杨站长(杨志仁)两位我终身难忘的好领导表示深深地谢意!

           2018.4.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455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20-5-26 19:58 , Processed in 0.11300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