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3831|回复: 0

[散文故园] 未明:很牛的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1 13: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很牛的父亲
作者:未明
微信图片_202002111319531.jpg

庚子年是父亲的本命年,说父亲属牛是我的感慨,并非因为生肖。

说起父亲和牛,自然首先想起他解斗牛的故事。那件事情发生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一年,也是我顶他班参加工作的那一年。

春耕季节一个犁耙水响的正午,村前柳林里的鱼塘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把下班回家的我引了过去看热闹。原来是两头水牛纠缠在鱼塘里打架,那牛分属两个生产小组。斗红眼的牯牛是非常凶狠的,因此没人敢下水拉。两边的人试图用长竹竿搭拉自己的牛,但是一点也不奏效,于是拿竹竿的人开始打对方的牛,事情很快就发展到塘边的人们由争吵到动起手来。水里牛斗岸上人打架,眼看两头斗伤的牛有丧命之虑!这时,从远处的田野走来我扛着锄头的老父亲。看清事态后他的脚步立刻急促起来,还没到鱼塘边就扔掉锄头、开始脱衣服了。我知道他要干什么,怯怯地想阻拦他,可他理都不理。刚下水两个年轻人边叫大叔下去不得边拉他,我犟牛般的父亲看也不看递过去两拳头。父亲很快下水了,我在岸上干着急。只见他在齐胸的水里顺着两头绞缠的牛绕了两三圈后,突然敏捷得像一个年轻人,伸手抓住其中一头的牛鼻绳死力往岸上拉。也许牛已经筋疲力尽无心恋战,很快被父亲拉脱开了。人们说了几声得亏顺义大叔之类的话后,就各顾各的牛去了。“春冷似铁”哦,可打着哆嗦的父亲还不忘教导几个在场的年轻人说:牛在地上斗千万不能用火烧,而要用绳子绊后脚,在水里斗就只有抢牛鼻绳子这一招了,说这是经验等等,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受不得凉的“老齁吧”,怎经得起这冰凉刺骨的春水!我默默地给他披上外衣,扛着锄头跟在他的后面回家。在饭桌上、在母亲的埋怨声中,父亲又是呻吟又是剧烈地咳嗽起来……饭后在去上班的路上,看见别人给一头脖子被挑了一个洞还在淌血的牛洗伤口、喂精料的时候,我觉得我和这一村子的人都亏欠我父亲的,至于亏欠什么我也说不清!

父亲一贯是严厉的,这脾气在村子里赫赫有名,我妈说走乡串户的算命瞎子都不敢在我家落脚,因为那时候破除迷信,而父亲是公社信用部的干部;母亲还说她在上街的路上就亲耳听见有人直呼其名大骂“老齁巴”不给他们贷款!可他最宠爱我。这倒不因为我是男孩,而是因为我降临这个家庭的时机。

就像别人骂的那样,父亲是四里八乡有名的“老齁吧”、“痰火病”,就是慢性支气管炎哮喘。他每天起床的第一举动就是咳嗽,年老的时候咳得更甚,我高中时一个同学一天对我说看见我爸咳得站不稳紧紧抱住路边的树。其实经常在他身边的我一清二楚,只是把心痛之情深深掩藏。在江汉平原“十年九不收”的旧社会,做农活是一把好手的长工父亲,很年轻就当起了只有奶奶在的家。连年领着叔父、一头挑着破棉絮、一头挑着年幼的姑姑逃荒逃乱是家常便饭,于是落下了这难治的“病名”。父亲曾经娶过一个女人,但很快就死了,似乎跟他的身体状况、脾气和家境有关。快四十了,一个好心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湖南女人——就是我妈,还带着我的三个姐姐。一年后,我家里添了一个面如满月的男孩,可惜,几天就发“脐风”夭折了。二年后,父亲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家里又添了和第一个差不多、只是显得十分弱不胜风的“秋葫芦”,那自然是我。父亲高兴不高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小脚的奶奶激动万分。因为我出生父亲单位补助了十斤米,她搬上楼时不慎绊倒了狭窄的阁楼板上父亲特地买回的、那个时候金贵万分的一坛子棉籽油。这场景我当然是看不到的,但在我出生的那张床的乌黑的蚊帐顶上、两三个竹筛大的黄色油斑清晰地刻在脑海里,因为从我有记忆开始,每天一睁眼就看见它,一直看到奶奶去世、看到父亲退休我参加工作!母亲则担心我像哥哥那样,斗着胆把算命先生请上门给我“掐时”。先生听说我是正午时分出生的,不用闭眼就“子丑寅卯”了一番,说此子生辰极佳,“男要午不得午、女要子不得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并且叫奶奶快快给他打几个放足红糖的荷包蛋!花了二元的算命钱——当时可能是父亲三五天的工资、也可能是二三十斤大米,母亲苍白的脸露出了无限欣慰的笑。

算命先生说的应该不错,我的前途不管怎样,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那时候是整个家庭的宝贝疙瘩。母亲体弱奶水不足,只好给我喂米粉糊糊。这事自然归奶奶管。母亲只要见我吃米粉糊糊就噙着眼泪扭头走开,因为我那吃像太叫人揪心了,鸡蛋大的一团要吃老半天。怕凉了奶奶就把碗放在火炉上,往我小嘴里塞一沱然后抱着摇,口里不停地“噢、噢、噢……”直到我哭着咽下为止。奶奶时常坐在椅子上并着一双小脚,将我两腿叉开放在她的大腿上,然后把着我的双臂一推一拉,唱着“推磨担,摇磨担,磨个粑粑作早饭,早饭没有熟,给你这懒婆娘几棒头”,唱完后双脚一顿,我就“咯咯咯……”地笑了。

奶奶去世了。体弱多病的母亲从湖南拖到湖北、从城市下到农村,不仅得从语言和生活习惯上适应,而且还得学会干农活。于是为了让母亲少操劳,我晚上骑着父亲的脖子上街过夜,第二天吃饱喝足再骑着他回来。我先天不足,一夜尿床二三次是经常的事。都说父亲脾气坏,然而他居然从未碰过我一个手子头。因为我尿床父亲一夜将我在小小的床铺上挪两三个地方,把自己的干毛巾干衣服都垫完了,那分耐心实属罕见。我也因此从不觉得尿床是令人害躁的事,家里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们问我的时候竟然将那过程讲的绘声绘色。父亲之心由此可见一斑。有时候回去姐姐们逗我:你今天又吃什么好东西了?我嗲声嗲气地说一肉包子一粉条爸爸一驾马就回来了。姐姐们羡慕的不得。但不要以此认为他对继女们有偏心,他一直都把她们同亲生一样看待,因为他顶着我回家的时候手里总是拎着一刀肉、一条鱼或者其它什么菜,鲜有空手的时候。我读书的时候自己从街上回来,父亲十天半月会买一根有我身子长的猪脊骨让我带回熬给全家吃;夏天会让我带回一个大西瓜或者西红柿。姐姐们要读书父亲绝不阻拦,学费一样筹措。后来令我内心震撼的是,知道父亲在他工作的信用社居然有贷款十多笔,最小额的2元,最大额的30元!我不由想起姐姐们出嫁的事儿来。

父亲孺子牛似的品格在姐姐们出嫁的时候完全地表露出来。我家是生产队有名的超支户,因为姐姐们小的时候全家仅靠父亲一人微薄的工资过日子。等到她们大了能拿工分将超支快还完的时候,她们又差不多同时到了出嫁的年龄。大姐出嫁还勉强对付,第二年接着二姐。那年月再穷的庄户人家女儿出嫁都得打一套嫁奁。二姐出嫁前我看见父亲将家里的杂树木料用一辆木板车拉出去,然后换回一车好做家具的杉木来。读高中的我和父亲一起在他单位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当时是单位管基建的。我想大概这是他一辈子作的唯一一次“以权谋私”的事吧。谁知二姐出嫁不到两月,在外面一家工厂上班的三姐领着男朋友突然回来,他们也要马上结婚,而且男方家已经日子都定好了。父亲的眉头一下紧锁起来。两年连续嫁出三个姑娘,这经济上的压力随便挑当地哪一家都难以承受,何况我们这个清贫的组合家庭。然而,就是有牛一样坚韧的父亲承受了这一切,我都参加工作了竟然不知自己和姐姐同母异父,父亲的胸怀是多么博大!

父亲具有牛的勤劳、善良和吃草挤奶的奉献精神。在未退休的那些年里,他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看米缸和油盐罐,然后匆匆忙忙赶到地里替回母亲给我们做饭,连我都看见过母亲跪着捡棉花的情形,父亲一定早就心知肚明。退休后,他仍然严厉仍然寡言,但是性情里已经浸透了更多的慈祥!前些年为家长里短和母亲吵架的时候,他掀过桌子摔过碗,现在,眼光里不时闪烁着更多的温柔。年关节的时候,父亲居然开始教我和弟弟祭祖敬神了。

父亲这时已经和我进行了角色转换,我上班而他像一头老牛又回到了本应该由我耕作的田地里。生产队分育水稻秧苗的秧脚地时,出现一南一北的两小块田头旮旯地必须分给一家的尴尬事,谁拈上这份地一家就得牵着牛扛着犁耙在泥泞狭窄的田埂上来回折腾,白费成倍的劳力十分不便,自然没有谁愿意要。那两块地本来没有分给我家,但最终在田埂上来回蹒跚颠簸的却是父亲和他牵着的老水牛。

2011年初稿,庚子年修改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455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20-2-24 01:37 , Processed in 0.11336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