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2067|回复: 0

[散文故园] 转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3 15: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转悠
刘祖炎
     她调走了,到现在已有二十多年喽。这八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何时不在想念她。几多回,好多次,就像奉了神旨,领了天命,来到那个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想见见她。
     这天,我又整装出发了。身着一套海军蓝,活似海疆归来的战士。一路上,行人车辆少管,泥泞浅沟不顾,只是飞车向前。临到了,两条腿下意识地慢条斯理地转悠起来,而我的那一双眼睛也就报警灯似的滴溜溜乱转,想在四面八方搜寻到她。哎呀,小小多祥集镇的人呃哪来这么多,照这个理,是该多‘‘计划计划’’,要不,一双探照灯似的眼睛,何以搜寻不到她的小影子呢?呦,那里有一头披发,黑黝黝的,像青缎子齐整地垂到两肩,这不是我曾经久久凝望过的一头披发么?
     那时,我读初中,正值1972年学习回潮,是个抓智育的年代,举国上下颇有轰轰烈烈的势头。整天钻在书堆里的我,当然成了老师口中夸奖的典型,学生眼里嫉妒的靶子。有一天上学,当我走出湾头沿着小河来到绿化大队的时候,刘厚永同学(曾嘴大队)打路旁冲了出来,冒出一句话:‘‘你小子平时太神气了,老子今天就要揍你一顿!’’说着就是一拳,打得我左眼青了一圈。我无辜,我痛苦,我气愤,只好闷在家里。第二天刚过完早,只听到屋外大喊:‘‘刘艺,你在家吗?’’正当我循声望外的时候,赵老师已经走进屋,来到我面前,抚摸着我的头,细细地看了看,说:‘‘这不是《十五贯》里的丑角吗?只是……滑稽不够。’’说得我啼笑皆非,而赵老师嘟着嘴道:‘‘你看,谁接你来了。’’我抬眼一看,竟是刘厚永同学。他拘谨地来到我面前,细声而吞吐地说:‘‘对不起,请……以后多帮助我。’’赵老师接过话茬说了许多,然后起身告辞。我站在门口,凝望她远去的背影,她那头齐肩的披发久久地定格在我眼里……集镇的喧闹使我醒过神来,我望着那头披发,超车过人赶上去,等到了却傻眼了,一只脚无可奈何似的支着车子,我呆望着,久久地,久久地······
     人的感情却也怪,它非常执拗,执拗得就像一头倔强的牛。这不,我那双腿又慢条斯理地转悠起来,眼睛也就报警灯似的滴溜溜乱转。突然,我的眼睛一亮,穿枣红褂子的多打眼,那端端正正的背影,透露着不甚分明的棱角。这,是我多么熟悉的背影啊!我喜出望外,于是揉了揉双眼,想看个真真切切。然而,我又失望了,心里顿生一股无名之火,仇视那些人,何不穿上别样颜色的服装,偏偏翻巧弄样地穿这枣红褂,撩逗我空投眼目,白喜一场。无可奈何,我只好蹙眉瞪眼良久。
     然而,那美好的回忆又拂去了我此刻心中的不愉快。
     那时,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交作业多在中午的时候。每当我推开虚掩的寝室门,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枣红褂里透露棱角显示端庄的背影。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细细地看上几眼,然后递上一摞作业本。中午,我又交作业了,心想今天是难得看上枣红褂的背影了,因为我们的赵老师病得不轻啊。然而,当我推开虚掩的门时,我仍然看到了枣红褂的背影,那头枕双拳,身伏桌案的背影。看到这棱角更加分明的背影,我轻轻地退了出来,我不忍心交上那一摞作业本啊!
     就因为这些,我常常想念那枣红褂的背影。然而,我今天又失望了。越是失望,就越想见到她,于是,我的那双腿又慢条斯里地转悠了起来,眼睛也就报警灯似地滴溜溜乱转,走大街,穿小巷,穿小巷,走大街,每次如此这般折腾老半天,然后才怅怅然离开。
     然而,我总也忘却不了她——我中学时代诲人不倦、教导有方的赵英美老师。
写于199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