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3966|回复: 0

[小说原创] 肖振宏:从长汀河上来的西宫娘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1 09: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从长汀河上来的西宫娘娘

[color=rgba(0, 0, 0, 0.3)]原创: 肖振宏

1.png

(一)


  杨花吹满长汀路,是春到、随风去。莫问花期能几许,多情唯有,西城流水,载得愁归处。   燕鸿过后榆荚雨,细算浮生应有数。只恐韶华留不住,一声金缕,一枝红杏,且为相思赋。

    皂市乃是千年古镇,这其中流传很多故事,虽不知真假,亦可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话说赵大婶提桶衣服来到长汀河岸边,准备上木跳去漂洗,见有一小女孩在洗头发。女孩手握柔软的长发,在水中回旋飘洒,宛若鲤鱼跳龙门。河面有层薄薄的雾纱,被女孩搅开了个口子。只见女孩身着水红上衣,套条肥大绿色长裤,仿佛是朵随风而动,红与绿的莲花,融化在浮动的雾气中。她慢慢拿出月牙形的皂角用棒槌捣碎,洒裹在长长的白毛巾里,从上往下的搓洗着乌黑的头发,白与黑在木跳旁似两条嬉水的幼龙,忽左忽右,上下跳跃。女孩洗得非常专注,心无旁骛,完全沉浸在自我的淘醉中。

     赵大婶看着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小女孩,心生怜悯,不忍心去打扰她。是那家的闺女这么乖?嗨,赵大婶叹息了口气心想,我家两个丫头有她一半的灵活该多好。猛然她想起忘了带棒槌,放下桶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

    等她重新回到岸边时,贴水的薄雾已消散,蔚蓝的河面特别的清新,木跳上空无一人,那朵深刻在脑海里的莲花,失去了踪影。赵大婶查看木跳,一点水的痕迹没有留下,水中明镜透底,无半丝杂物。

     网湾的鱼船从对面“赶荡”过来,水浪拍打着木跳边沿,一遍一遍冲击着赵大婶的心扉,她高声呼喊:“喂!打鱼的老哥们,刚才在木跳上的小女孩,你们看见到那里去了?”

    划船的回答:“甜饼大婶,没有看见,雾前雾后河波没有来去一个人。”

     赵大婶重复:“一个红衣服,绿裤子的小女孩。”

     “哈哈,”划船撒网的都笑了起来,“感谢大婶带给的吉言,今天有好运啰,不是有红的鲤鱼入网,就是绿的青鱼进仓。”

     赵大婶疑惑不解,又不敢往坏的方面想,只是唠叨道:“稀奇,碰到了神仙吧!”一个谜团在心中打了个结。

      赵大婶娘家本姓刘,嫁入赵家后街坊邻里习惯以夫家姓氏相称。赵家以做糕点为生,有栋四口天井的房屋,背靠五华山,面临长汀河,对外招牌为“赵瑞记”。近几年自家做的甜食,酥饼之类被人很认可,尤其是中秋的月饼,春节时的白果,雪枣,寸金,麻果,麻糖,麻叶子,酥糖等,供不应求,在皂角埠小有名气,家景也由此渐殷实起来。不愉快的是,自嫁入赵家只生了两个女儿,大的十岁,小的八岁,再也没怀过。合了那句古话,发财不发人。按理说,有两个女孩也是不错的,但遗憾的是,大的性格孤癖,不善交流,以自我为中心,稍不如意,吵闲不止,逆反心理重,白天将自己关在阁楼上发呆。小的受大的影响,不活泼,只知吵的要吃甜食,闲时吮大拇指,指头常被口水浸得发白。赵大婶为两个女儿急出了心病,常想多做些善事,积点阳德,为赵家留后,将两个女儿抚养成人。

2.png

(二)


       四月园林春事厚,深深浅浅花初茂。蝶舞翩跹香染袖,风卷皱,罗裙薄袄新妆就。   燕语莺歌添气候,新蒲嫩笋争先后。吟得送春诗几首,顺口溜,叶间梅子青如豆。

       话说这一日,赵大婶正在给顾客称糕点,算帐收银子,从大门进来一老一小,看模样象是婆婆与孙女。婆婆满脸堆笑的喊:“刘家舅妈,你外甥女我带来过了。”一句话矇得赵大婶糊里糊涂,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外甥女?陌生的婆婆为啥知道我姓刘。她收敛起笑容,严肃的说:“您认错人了吧?我从没听说赵家有外甥女,你们从哪里来?”

       婆婆有些失望,面带生气但坚定的说:“这丫头与我非亲非故,我是在下面湖区捕鱼的,她和妈妈在船上遇到了湖匪,逃散了。我看女孩可怜就收留了,据她讲,她妈妈带她回皂角埠娘家走亲戚的,舅舅家是糕点店。有这个实信,我才划船从长汀河上岸直接过来了。”

       赵大婶纳闷了,怕婆婆说他嫌贫爱富,回到里屋问个究竟。掌柜的正在揉面,听了之后也是一头的雾水。想想又好笑,对赵大婶说:“这是好事,天上掉下个妹妹,人往旺处走,说明我混的不错,热情招待,小意点送人。”赵大婶得到准确信后出来大厅,老婆婆已经离去,留下小女孩孤怜怜的站着一旁用袖头擦眼泪。赵大婶也是养有女儿的母亲,又是个心善之人,最怕见人落泪,一股怜惜之情涌上心头,忙递给女孩一包点心和一杯水。女孩没好意思伸手接,只是潜意思的张开了手指。在女孩喝水吃点心时,赵大婶仔细的打量着女孩,看相貌属金钗之年,圆圆的脸宠,红白均匀似两个初熟的苹果,一双杏仁般的眼睛,晶亮有神,仿佛是夜明珠,眼白如被清澈碧绿的长汀河水洗染过,纯净透明,五官精致小巧,初看不算很美,但从侧面和上仰下俯瞧,愈看愈经看,愈看愈美,愈看愈是个大福之人。

      赵大婶问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见过舅舅没有?”

    女孩眨巴着晶亮的眼睛,摇头说:“没见过,听妈妈讲舅舅做的月饼很好吃,这次让我吃个够。”当她说自己叫刘莲儿时,在一旁的赵掌柜拍手称快,笑弯眉毛小声对赵大婶耳语:“这个名字好,突降莲儿,寓意赵家要来后,留下。”说完回里屋。

      赵大婶又问:“头上缠着白毛巾,有么讲究?”莲儿的脸被问的通红,羞涩的细语道:“头上有热气,长的癞痢。”赵大婶吃惊的“啊”了声,皱起眉头变脸默念,如果好生生留下和两个女儿作伴,还能帮做一些浆洗,烧火做饭买菜的家务小事,但有癞痢,不是自己心硬,万一传染给家中人,难治。这个绝对不行。她用粗纸装满一大包糕点,递给莲儿说:“我们家姓赵,不是你舅舅家,看在你和我姓刘的份上,饿了可到我们店里取些吃的,你最好再到其他家找找。”

       莲儿伤心的哭泣起来,满腹的委屈无处诉说,一个小女孩,人生地不熟,到那里去找亲人?正当赵大婶也搓手为难之际,从天井过道冲出两个小女孩,边跑边喊:“姐姐,不许你走。”两个女孩哭喊着抱紧莲儿不放。十年的孤独,如一块冰封巨石,突遇一股暖流,瞬间被融化,一声悲凄的姐姐唤得赵大婶潸然泪下。从没主动和人说话的大女儿,今天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兴奋,欢快,脸上充满阳光。小女儿也不再吮指头,拉着莲儿不放,成了姐姐忠实的帮手。赵大婶的眼泪不停的泛滥,她明白,女儿说出的话是不会改变的,越劝越逆反。她只好拉回女儿,不甘心的想劝说几句,忽然从莲儿身上飘出一阵异香,沁人心扉,爽目悦神,远远超越糕点操作间的那种香味。赵大婶仿佛醒悟,是天意,是缘分,是老天爷派莲儿到他家来陪女儿的。


3.png

(三)


有道是:世事沧桑天有数,繁花开谢春秋。江山如画为谁留?当时携手处,人物最风流。   百载千年都一瞬,传些往事悠悠。相逢有酒慰闲愁。长汀依旧在,霜染故乡丘。

      既然留下,就要安排好莲儿的寝食。按掌柜的吩咐,赵大婶外出到五华山找郎中,买了清洗头发的药汁和擦治癞痢的药膏,又去广货铺采购床上用品,到金货铺扯了几种颜色的布料,准备为莲儿做几套换洗的衣裳。回来后又要考虑把莲儿安排睡在哪里。虽说家是栋四口天井的大房子,确实没有适合的位置,各个房间堆满了小麦,面粉,香料,糖,甜食。

      正在愁眉不展时,从第二口天井传来莲儿和女儿们咯咯的笑声,循着声音望去,三个正在逗家养的两只火鸡。一只毛羽白色尾带铁青光泽的被小女追得围着天井奔跑,喉下如珊瑚的红色肉瓣摇摇摆摆,咕咕乱叫。大女儿抓住另一只棕灰色的火鸡不放,鸡张开扇形的翅膀想争脱出去。莲儿在一旁拍手加油。这两只火鸡是掌柜一个跑江湖做粮食买卖的朋友,从汉口买了送给两个女儿逗乐的。刚养时不过半斤,现超过了十斤,从小就和两个女儿在起玩。女儿欢快的喊叫声让妈妈从心底感到高兴,心情随之舒畅了很多。

      赵大婶柔和的目光忽然间停留在鸡笼上,莲儿携带的包袱就放在上面。这鸡笼原是一张床,是掌柜在典当铺买回,准备给店员临时休息用的。床的木料是皂角树,结实沉重,四根床柱栩栩如生的刻画有灵螭盘旋其上,床棱边配有众多云纹,从上至下没用一颗铁钉。火鸡来了之后,他突发奇想,请木匠在床的四周嵌满了木条板,又安了门,留下给食的窗口。如有客人和重要顾客来访,赵大婶在上方挂起一帘彩绣布帐幔,如舞台幕布。

      赵大婶向莲儿招招手,示意叫她过来。莲儿对着两个小女孩说了一声就赶紧跑了过来。赵大婶问鸡笼上的包袱要不要收起来?莲儿的回答,说出了赵大婶刚才闪过的念头。莲儿说:“我看这鸡笼是张蛮好的床,想在上面睡,每天会将它打扫的干干净净,负责没有一点气味。”

       莲儿体贴的话戳中了赵大婶的心思,让赵大婶心中多了一份酸楚,不仅对这孩子更加疼爱了一些。心想,这么乖的孩子,如不是头有恶疾,肯定让她和自己的两个女儿睡觉。


4.png

(四)


      五华霞气接天台,上界仙门朝此开。日落风生亲皂角,朝阳露早湿莓苔。木犀花发耽罗绮,银杏子成落草莱。古寺白龙依旧在,钟声隐隐月中来。

      一轮弯月悬挂在天井边角上,在银色中,莲儿用赵大婶买的药膏在洗头发,擦伤口。忙完之后,从包袱里拿出红的上衣,绿的裤子穿上,并用白毛巾将黑发盘紧扎好。

     在朦朦胧胧的月色背后,赵大婶默默关注着。莲儿的影和形,包括动作太眼熟,一个心结突然被打开,她就是那天在长汀河木跳上洗发的小女孩吗?天哪!是巧合还是天机?此事外传不得,眼睛闭上也是心惊肉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解了一个心结,又来了个更大的心结。

     莲儿准备上床睡觉,阁楼上的两个女儿吵着要她上去。赵大婶没有反对,只是更加留心楼上的动静。阁楼上,临窗放一个长方形有抽屉的桌子,旁边是两个小女孩睡的床,桌子上点着一盏有灯座的红蜡烛。莲儿带风上来,将火苗吹得簇簇跳动,随着火苗的跳动,阁楼上的物影也跟着摇晃变化。

    大女儿面壁而卧,小女儿坐在旁吮指头。两个听见楼板发出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一起将目光转向莲儿,并齐声喊:“莲儿姐姐。”莲儿坐到床沿,拉住小女孩的手说:“吮手指不卫生,这个习惯要改。明天我教你们玩游戏,用细带子或麻线翻叉,变化可多了,图案千奇百怪,还拿稻草扎腰带,金晃晃如皇宮用品,再用纸折各种鸟,还可叠火鸡呢。”

    莲儿说着走到窗前,伸手把窗帘往旁拉出一条缝,想看下外面的夜景,大女儿突然尖叫:“不能打开,外面有无长子鬼,可吓人的,小心被他吃了。”莲儿的手僵持了片刻,笑着收回说:“白天我看对面是家酒馆,现在还有吃饭的客人,不会有鬼。”大女儿面色苍白,眼神慌乱,小女孩含着指头一动不敢动。大女儿坚持说:“真的见过,他开始只有一人高,慢慢的变长,长过我们的窗口,然后摇摆摆向天上飞走,我怕他将我们抓走当小鬼。”“有我在你们不用怕,躲在我身后,看看到底是什么?”莲儿把窗帘拉开半边,三双小精灵的眼睛,挤在窗的一角,盯着外面。

    对面酒馆,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店里正在收拾打烊。熄灯后的小巷归入寂静,微微细风将门面上挂的灯笼,飘动有声。月色朦朦胧胧一些景物绰绰约约,如虚似幻。大女孩小声说:“就对面,快出来了。”

     借助月光,确实有一灰白色,细长的物体,在酒馆门楣上飘抖起来,在摆动抖动中慢慢升高,宛如特制的长衣袍,离窗口愈来愈近,还带有拉动的声响。两个小女孩早吓得逃到床上,钻进了被窝,屏住呼吸不敢出生。莲儿也被此景惊得汗毛竖了起来。但她没退却,偷偷的盯着影子继续观察,白色的长影越过窗口的视线,向上飞去。莲儿怦悬的心被对面楼上的讲话声打断,声音处并伴有移动的微约灯光。女的声音问:“收好了没有?”男的回答:“卷好放到原处了。”莲儿幡然醒悟,原来是酒馆在收用布制的招幡。

      原因找到,两个小女孩更是形影不离的跟着莲儿。莲儿出去洗衣服,她俩帮着提桶,拿棒槌,去买莱,抢的抬篓子,整天乐呵呵的,大的变得开朗,自信,豁达,不再孤独,那种焦虑不安和惊恐的情绪消失怡尽。小的也改掉了吮指头的习惯。

      赵大婶心情越来越舒畅,无形中又怀上了,而且这次怀相与上两次明显感觉不一样,反应特别的强烈,月份稍重点,小宝宝在里面拳打脚蹋,非常淘气,找郎中把脉,说是儿子,后果真生了个调皮的儿子。一串串的喜事,让赵家对莲儿刮目相看,感恩是她带来的吉祥。起初赵大婶将莲儿当丫环在使唤,后干脆改口称莲儿为大女儿。

     一晃几年,莲儿即将进入豆冠年华,刚来时肥肥胖胖,现抽条变得婷婷玉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但头上的癞痢始终是赵大婶的一块心病。


5.png

(五)


    春风过后秋草疏,年中光景又消除。衔泥客燕聊相伴,泛水浮萍犹自居。凤下丹霄酬旧愿,龙游沧海赋新书。槐花树似知人意,便许芳菲四月初。

      话说康熙皇帝六下江南,为的是治河,兴农,削三藩。湖广这块广袤的土地,纵横交错的湖泊,是他欲来未到的地方,后来终因年数渐大,放弃了前往的想法,但这个夙愿在梦中实现过。

      梦中是在一个烟花三月的日子,他带领大臣,宦官和南巡的队伍进入湖广,队伍浩浩荡荡的行进到一个有山有水风景秀丽的小镇,决定停住下轿走走看看。此时河边上来了一位美女,头顶白云、腰系金带、一手拈仙草,一手托着玉玺,浑身盈溢着让人心旷神怡的异香,宛如山岚从眼前飘过,款款走向龙床。皇上惊愕之余又叹息,便训斥身边的大臣和宦官,民间有如此美貌清香的女子,为何没选入皇宫?激动之下气醒了。

     上朝后,皇上将梦讲给大臣们听,并深信湖广有美艳冠群体有异香的仙女,于是安排大臣和选妃专班,到湖广寻找,同时下旨,免去该女子,秀女,答应,常在等较低职位身份,直接按贵人的标准选配进西宮,可称娘娘。

      领旨的大臣和宦官们,在湖广辖区,爬山涉水,明查暗访,如大海捞针,没有获取一丝有价值的信息。个个累的筋疲力尽,打起了退堂鼓,认为皇上的梦未必真有其人,但谁也不敢说放弃,不将湖广翻个底朝天,就不会罢休。正当他们身体,心理都很疲惫时,来到了皂角埠,该地有五华山,长汀河,很象皇上描述的地方。他们走到“赵瑞记”糕点铺,准备买些点心再继续赶路。

     有名大臣无意间看到了莲儿睡的鸡笼,眼睛突发奇光,床的四条桩子上盘龙游动,上面挂的帷幔锦绣发光,兴奋的指着脱口而出:“龙,龙床。”赵大婶见朝庭大臣们说自家有龙床,吓的魂都不在身上了。按照大清典律,只有皇上和王爷们才有资格睡龙床,犯上是要杀头的。她想解释,那名大臣急忙的又问:“人呢?”

     莲儿买菜回来,刚踏进大门,朝廷来的人大喊:“就是她!”

     莲儿头扎白毛巾,腰配戴草编金黄色带子,一手拿着青葱,一手端着豆腐,她那里见过这种场面,个个穿的朝服,戴的花翎,胸挂圆珠,突然的惊吓,气一紧,腰间的草带被涨断,慌乱中将右手的青葱含在嘴里,提住下坠的裤子。这个形象就是皇上描述的梦中仙女。

      莲儿被热热闹闹的请进皇宫,临走时,她还是穿的那套水红上衣,绿色裤子,只是将白毛巾解下,留给赵家做个纪念。当她解下白毛巾,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绸丝细软晶亮。那来的癞痢?赵大婶不敢想象,她太聪明了,为保护自己,连干妈也被骗了这么久。

     莲儿入宫后,被封为西宮娘娘。

     第二年皂角埠有小女的家庭,纷纷将女儿婚配嫁人。因为皂角埠出了位异香的美女。朝廷要在皂角埠设点选妃。朝廷奖给赵家银两,绸缎,布匹等,并颁发“淑女之家”的牌匾。从此“赵瑞记”在皂角埠,顺风顺雨,生意起做越好。大户人大纷纷求媒人,进赵家为两个小女,提亲求人。


来源:古风古城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9-3-25 02:02 , Processed in 0.112133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