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6718|回复: 7

[心情随笔] 我的伯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16: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敬竹翁 于 2019-2-13 10:53 编辑

[size=29.3333px]我的伯父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2.jpg       我出生中医世家,父辈均辞世四十余年了,然近日却常与他们梦中相会,尤其是伯父,行医问诊,辨证施治历历在目。醒来让我再也无法入眠。
自曾祖父起,我们家四代事医,祖父吴蘷生(1887-1957),解放前寓居岳口,在“钱顺德”坐堂行医。他擅长中医内、外、妇科,天潜沔一带颇有名气,是天门县第一届人大代表。虽是世代世医,也得拜师学医,我父辈兄弟二人师从姑父陈仲萱,我初中毕业后随父学医也是拜师于熊传中老医师。
       我的伯父吴品益(1912-1978),是一位纨绔子弟,虽然我们家族算不上名门望族,却因祖辈医术医德驰名,深得乡梓敬崇。加上旧社会兵荒马乱,各方须臾应付,父辈弟兄二人必有一人档门抵户,我父亲因腿疾成瘸,这应付官差非伯父莫属了。加上伯父生性开放,按现在说法——“潮”,他老人家年轻就“酷”,行医之余,个人爱好也不少。除了下棋、哼几句京剧外,还对日本26车(现在叫小跑车)、留声机、扬琴、怀表之类情有独钟。我祖父在岳口行医座号,父辈兄弟在陈场开业。父亲药号“敦仁堂”,除悬壶行医外,还兼营小百杂、酿酒坊,耕种几亩薄田。伯父开设“济生堂”诊所行医外,业余则摆弄留声机、扬琴等玩意。祖父偶尔下乡免不了指责训斥伯父,把自行车、留声机、扬琴当街摔扔,然后点着手杖吹胡子瞪眼回岳口。
      为搪门抵户免抽壮丁,伯父当过伪保长、伪曾凡涛部上士军需文书····。解放后,因无地产(他老人家业余爱好花哨太大),成分划为“贫农”,我父亲除悬壶济世外还种田经商,划为“中农”。当然,伯父因为担任过伪职,“文革”中屡遭批斗,好在他只是搪塞应差,在地方没有劣迹民愤,且情鈡岐黄,医技精通,疏财仗义,兄弟二人在乡梓口碑甚好,他老人家常被派往重大工程服务,丹江水库、荆门南桥大办钢铁民兵团医务室他都挑大樑。
伯父的医术如同他的性格,不拘教条,敢于拼搏。在中医理论上,虽不及我父亲娴熟,但临床上他敢于创新,在中西结合上确有建树。在不孕不育、肝病治疗上名播乡梓。尤其在治疗肾病综合症上,他中西结合,创造了不少奇迹。同大多数解放后的中医医务工作者一样,他们是中医学习西医,也没有离职系统培训,大多参照书本自学而成。因为解放初期,科班出生的西医本来就是凤毛麟角,社会缺医少药情况十分普遍。伯父在诊治肾病上用中医理论来辩证西医,指导西药用药,他认为尿中出现“红血球”就属“肾阳虚”,在运用中药治疗时就配合青霉素治疗,如果尿中有“蛋白”,就是“肾阴虚”,治疗时西药就配合使用链霉素,尽管这些理论有些“荒诞无经”,但临床上他确实是如此实施,也确有疗效。我的一位老表在60年代服役于南京部队,因患肾病在军区总医院治疗无果,让他休假到地方寻医问药,伯父以中医药丸中西结合不到半年让他治愈归队。医院问其哪位教授施治,老表告知为乡村中医所治,让军医惊叹不已。
      由于他的历史问题,我兄弟俩入伍、入党、提干都受到影响。伯父因一起迟发性青霉素过敏医疗事故{治疗前作过皮试},被以“阶级报复”论处开除工职,当时大队党支部十分注重他的医德、医技,接受群众意愿,将他聘请在大队合作医疗站坐诊。在处理那起“医疗事故”中,我对强加于他的“阶级报复”据理力争,让时任卫生所领导以“阶级立场”问题发难,向卫生院党支部和公社党委反应欲加处分。
      在大队合作医疗站就职期间,我老表的战友一侄女患肾病,且属“下乡知青”,让老表帮忙求治于伯父,由于我在卫生院从事防疫保健工作,常年行走于卫生所、卫生室。伯父也为“子承父业”言教身传,故每次来信回复均要我执笔。他凭借对方寄来的化验单和病情表述,开出药方,让患者在当地配药制成药丸。如此半年余,孩子病愈并上山下乡了,其父为西安莲花区革委会干部,为感谢伯父,他利用到武汉提车(当时二汽生产中吉普)之便,携带陕西红枣专程赴天门看望伯父,一时轰动乡里,成为美谈。在我的记忆里,那近十年他老人家就采用中西结合治愈十余名肾病患者,有几位青少年患者治愈后结婚生子。1976年卫生局为其平反并调至卫生院工作。1978年他不幸罹患胃癌,在岳口卫生院剖腹探查已是胃癌晚期,立即关腹保守治疗。他十分坚强,在剧痛中都不声吟,几次向我传授中西结合治疗肾病的辩证施治要略和中药基本方剂,我看着他那痛苦的身形,实在不忍心,加上当时那种环境我也不十分重视医疗业务,没有认真记录整理,现在想来十分内疚和遗憾。
     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们村一位小女孩因急性肠挭阻并发肠坏死,在岳口卫生院手术治疗后预后不佳,经治医生让家属好好照料,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孩子出院后,家属求治于伯父,那时他在大队合作医疗站应诊,因为时兴“一根针一把草”,药品比较匮乏,他老人家中西结合硬是把孩子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后来父女两一起到卫生院与那位经治医生见面,他望着康复的孩子简直不敢相信。这位家长用伯父的名字“品益”二字藏头撰写了一面锦旗(年久不记得内容了)赠给他,我伯父逝世后是用这面锦旗覆盖的骨灰盒。,
      时代在进步,人们的医疗诉求在不断提高。对于肾病的治疗,中医疗效不能为现代理念所推崇,基本上采用血液透析治疗。2015年我老伴不幸患上了尿毒症,在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血液透析治疗,所谓“行医不能自医”,虽然,我对伯父的中医治疗肾病的疗效有所体验和感受,但对老伴的治疗方案还是不敢越雷池半步。然而,三年多来,治疗效果不尽人意,血析的毒副作用、并发症越来越重,头晕、纳差、倦怠、嗜睡、跌扑、皮肤瘙痒、反应迟钝,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了。尽管增加透析次数(由每月8次增加到10次),疗效并不理想。促使我考虑用中药配合来医治老伴的尿毒症了。于是,从去年10月起,在接受血液透析治疗的同时,我开始让老伴服用我按伯父传授的基本药方辩证处方配制中医药丸。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疗效十分明显:血压趋于稳定,食欲增强,体重增加,原来那些毒副作用明显改善,不再跌扑摔倒,还能做点小家务。好长时间嗜睡、足不出户,现在精神变好,还能户外散步了。让我临床体验了中医中药治疗肾病的疗效。
      在陈场年岁稍长一点的乡亲都知道,戴怀表、骑自行车、玩留声机·····第一人非我伯父莫属了,且他的爱好也影响了他所在单位——陈场卫生所。卫生所当时叫“联(合)诊所”,在上世纪50年代就先后使用过2部二手留声机。那时,医疗业务也不是很忙,一般散场(早上集市过后)就业务从容了,尤其晚饭后,乡亲们都习惯到我家(联诊所所在)坐坐,无论夏天乘凉,还是冬天闲聊都是“济济一堂”,屋内屋外十分热闹。都是冲着“洋声机”来的,看稀奇,听戏曲。一般都是我伯父或我父亲在为留声机上发条、换唱片,尽管只有《打金枝》、《拦马》等十来张老掉牙了的京剧、楚剧唱片,可大伙每天乐此不疲,天色很晚了都不愿离去,尤其小孩子们总爱挤在桌子旁,围着留声机瞅瞅,问“这人在哪西(什么地方)唱啊!”
至于自行车,刚解放那几年,车也破了,也不敢骑了。到1963年,卫生所花127块钱买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除了所长开会出差用一下,主要还是用于医生出诊、到岳口进药,自然我伯父用的多一些,他一有空就保养车子,出诊遇上雨天,他会找病人家借包袱皮,盖在自行车龙头上,回到卫生所,不管自己淋得怎样,也要先把自行车擦拭干净,再收拾自己·····。
     伯父的封建残余比较严重,男尊女卑、重治轻防,对于家务活、农活从不插手,更不愿意带孩子,无论是他的孩子还是我的子女,他高兴了望着孩子“哦、哦”的逗一下,让他老人家抱一抱,他立马摆手走人。1974年前后他平反后调到卫生院工作,那时小庙卫生院还在耙市,医院兴出份子养猪,且从院长到医护及所有参加认可了的,都要轮流把一天猪食,他认为“医生养猪成何体统”,不愿意但又不敢公开反对,找到我发牢骚。我批评了他轻视体力劳动资产阶级等级观念,人家院长带头养猪,且年终还可以分得猪肉,这种自劳自食有什么不好?他红着脸说:“我这老思想不好。”以后轮到他喂猪就坦然了。那年,县委除害灭病工作队进驻卫生院,开展疟疾群防群治,实施“全民休止期”治疗,从院长到炊事员,全员总动员,除了正常医疗业务值班人员外,一律下生产队发预防药,严格执行“送药到手、看服到口、吐了再补、不服不走”的原则。工作量非常大。他老人家也分了队,却不乐意了,认为自己是医生,去走村串户低三下四发预防药,想不通。我一边用毛主席“预防为主”的战略思想启发他,用院长带头下队形象批评他,他认识了自己“重治轻防”的错误思想,完成了防疫任务。
      时间荏苒,一晃伯父离开我已经40个年头了,他的音容笑貌依稀可见,这不昨夜又在梦中看见他老人家背着出诊包,骑着自行车穿行在乡间小道上······。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楼主| 发表于 2019-4-7 13: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又清 发表于 2019-4-6 16:14
悬壶济世,代代相传。从古至今,皆赢口碑。祝好人有好报,庇荫子孙。

感谢孙先生关注与激励,在当今医德有所缺失,医生遭遇误解,回忆先辈,教育后人,亦是我辈职责也。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21:08:57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可感,字字深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3 10: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祖炎 发表于 2019-2-12 21:08
真实可感,字字深情。

谢谢刘先生鼓励,抬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6:14:36 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悬壶济世,代代相传。从古至今,皆赢口碑。祝好人有好报,庇荫子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7 13: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又清 发表于 2019-4-6 16:14
悬壶济世,代代相传。从古至今,皆赢口碑。祝好人有好报,庇荫子孙。

感谢孙先生关注与激励,在当今医德有所缺失,医生遭遇误解,回忆先辈,教育后人,亦是我辈职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7 13: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又清 发表于 2019-4-6 16:14
悬壶济世,代代相传。从古至今,皆赢口碑。祝好人有好报,庇荫子孙。

感谢孙先生关注与激励,在当今医德有所缺失,医生遭遇误解,回忆先辈,教育后人,亦是我辈职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7 13: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又清 发表于 2019-4-6 16:14
悬壶济世,代代相传。从古至今,皆赢口碑。祝好人有好报,庇荫子孙。

感谢孙先生关注与激励,在当今医德有所缺失,医生遭遇误解,回忆先辈,教育后人,亦是我辈职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45566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9-5-22 08:33 , Processed in 0.11480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