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65813|回复: 4

[散文故园] 【竟陵文学】周耀武:父亲和他的北方馒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11: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周耀武:父亲和他的北方馒头

周耀武,现居深圳,天门市横林镇周滩村人,中国闪小说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闪小说委员会理事,天门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写作,对文学的向往多年来痴心不改。有作品发表于《骏马》《作家文学》《广州文艺》等中外报刊杂志,有小说作品在全国性小说大赛中获奖。

111.png

时令已是深冬,窗外刮着猎猎北风,透过玻璃窗,我看见夜色中稀疏的人影在闪烁的霓虹下匆匆而过。我端起一杯热茶,临窗而立,久久地凝视着这一幕。蓦然,一个骑旧单车熟悉的身影在我视线中划过,透过霓虹的光彩,我依稀看到旧单车后坐上的白色泡沫箱上四个黑色大字“北方馒头”。那是父亲!他仍在寒风中穿梭着叫卖他的北方馒头。一时间,我鼻子一酸,泪水不禁盈满了我的眼眶,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涌上心头,令我久久不能平复。望着父亲在夜风中渐渐模糊的背影,一幕幕往事浮现在我眼前……

父亲曾经是个很成功的人,无论是在亲友眼中还是我们心中。

早些年祖父去逝时,父亲才12岁,年幼的他很早就辍学跟着别人学瓦工,来补贴家用,用他稚弱的肩膀早早地担起人生的风雨艰辛。无论烈日暴雨,还是酷署严,父亲都一直跟着那些年长的建筑工人们在工地辛勤劳动。一晃十多年过去,父亲逐渐从一个建筑学徒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建筑预算设计师,无数的风雨磨砺了父亲坚强而又执著的个性。年青的他在当时那个年代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曾赢得无数的赞叹和荣誉。

父亲的不幸缘于母亲的逝世。那年我刚两岁,年青的母亲就因心脏病去世了,这对于父亲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一时间,父亲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父亲的性情从那时起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但为了生活,父亲还是振作了起来。为了不让我们兄弟过早地承受后母的阴影,父亲一直没有再娶。直到6年以后,等我们渐渐懂事,父亲才在很多亲友的劝说下,娶了现在的母亲,并在第二年为我们添了妹妹。

222.png

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在父亲的肩上,我们三兄妹的学费和家庭生活开支日渐增多,父亲的忧郁和头上的白发也在一天天增多。但为了我们的前程,在生活条件日渐艰辛的条件下,父亲一直坚持让我们读书考学。在我们兄弟相继放弃学业后,父亲又将我们送入部队锻炼。

当生活压力稍稍减轻后,父亲又放开手干自己的事业,终于,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才干当上了建筑公司经理,并荣誉地获得了建筑二级工程师资格证书,在当地成了远近有名的人物,生活条件也逐渐好了起来。在我们兄弟当兵在部队的几年中,父亲一直给我们寄钱和书,并鼓励我们在军营发展。

但在后来的日子里,父亲渐渐地适应了舒适的生活,开始骄奢淫逸,不再进取,从此抽烟喝酒打牌,并常常大醉,从那时起,父亲的性情也开始变得格外暴躁和倔犟,对所承包的工地上的事也是不闻不问,工程质量一落千丈,信誉也渐渐降低。父亲在他那醉生梦死的生活里渐行渐远。

我们兄弟从部队复员后的好一段时间里,父亲的工地一直都没有多大起色,父亲的性格彻底变得慵懒颓废,在烟酒赌的生活中,父亲的事业开始走下坡路,走向荒废。

后来我们兄弟相继到了南方,一呆就是几年,与父亲的联系只是在春节回家时或电话中。很多时候,我都能感觉到父亲颓废失落的情绪。

那年冬天,父亲因工地上的事而吃了官司,被关进了看守所,整整二十天。当我们费好大劲把父亲保释出来时,父亲已是面容苍老,憔悴无血色。尽管父亲当时很有信息地表示将来有机会一定要东山再起,但岁月不饶人,父亲终于没有能够再去拼博了。后来父亲一直在家闲住,再也没有承包工地,一直这样过了一年多。

今年九月的一天,我忽然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要来深圳做事,虽然我们不太同意,但终拗不过父亲的坚持,于是父亲在九月里来了深圳。

来深圳后的父亲也曾想去建筑工地做事,虽有经验,但年龄的原因使父亲一次次碰壁。但父亲仍信心十足地想着做点事自食其力,在工业区奔走了许多天后,父亲终于决定了他的新事业:卖北方馒头。

333.png

父亲要卖北方馒头是经他细心观察过的结果,父亲发现在这里打工的人大多是北方人,而北方人有着吃面食的习惯。很多工厂里食堂的饭菜并不是很合工人的味口,馒头一直是许多北方人爱吃的主食。于是父亲去联系了做馒头的厂家,我帮父亲找来装馒头用的白色泡沫盒,并用白纸贴好,写上“北方馒头”四个大字,还买来一部旧单车,父亲开始了卖馒头的生涯。

每天下午,当新鲜的馒头送来后,父亲便把馒头重新整齐地摆放在泡沫盒里,并用洗得很干净的白布搭上,盖好,然后骑着车去工业区叫卖。刚开始时,父亲的生意一直不是很好,但一段时间适应后,父亲的生意开始渐渐有了起色,有时候也小有盈余。

在工作之余,我经常去帮着父亲去卖馒头。每当看到父亲很热情地向来买馒头的顾客打个招呼,很熟练地打开搭在盒子上的白布,抖开白色的塑胶袋,用夹子夹起馒头,迅速地放进塑胶袋,递给来馒头的顾客,然后以微笑的表情看着对方时,我不禁从心往外叹服父亲的转变,虽然这种小事并没有什么,但对于原来颓废消沉的父亲来说,真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升华。

刮风下雨的天气,父亲也还是坚持地去卖馒头,虽然我们经常劝他多休息,但父亲不听,他说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能太多地依靠我们,而要自食其力地,在自己身体力行的情况下,做好每一件事。

我不由得想起父亲的一番话来,那是一个雨夜,晚上十点多钟,父亲在一间工厂门口守着卖馒头,一个女孩走过来买了一个馒头,只吃了几口就边走边扔了剩下的馒头。父亲看后叹息说:“现在的年青人不懂得粮食的来之不易,白白的馒头吃了几口就扔了,他们不会去想一个馒头,从麦子的播种生长成熟,收割,然后磨成面粉,加工成馒头是多么的不易,我一把年纪这么晚在这里卖馒头是多么的不容易,他们一点都不懂得珍惜……”。

是啊!他们一点都不懂得珍惜,从父亲的话语中,我仿佛真正看到父亲正在更加珍惜他的每一天,每一件事,和他自认为属于他的事业。

天气渐渐凉了起来,父亲卖的北方馒头一天比一天少了起来,但父亲的信心却丝毫没有减退,他仍执著地热爱他的事业,哪怕是一件小事,父亲都是那么尽力地做好。

街上已没有任何人迹,远处的霓虹依旧闪烁。透过夜空,我仿佛感觉父亲的身影一下子在我心中高大起来,他的品格,他的精神令我仰视。漫漫一生中,很多事能改变影响人的一生,我想,父亲的这种精神,将令我在以后的人生中不再迷失。而这个寒夜的所思,亦是我心中最真挚的独白……

来源:天门文艺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发表于 2019-1-26 08: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馒头养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6 10: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能吃到正儿八经的馒头,也难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6 16: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方的馒头跟大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7 09: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馒头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9-2-19 12:44 , Processed in 0.11977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