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社区

 找回密码
 5秒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进入论坛
查看: 14847|回复: 1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散文故园] 【竟陵文学】彭文标:我的母校岳口高中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09:58:0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五秒注册,马上发帖,你就是百万人民的焦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5秒注册

x
彭文标:我的母校岳口高中

天门社区网

彭文标,男,1969年出生,天门市麻洋镇邱湾村人。1984年考入岳口高级中学,三年就读,1987年考入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1991年参加工作,2012年,利物浦大学访学,现任教于三峡大学,从事电子信息工程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我的母校岳口高中
(一)

1984年,我十五岁,身高不到一米五,那一年夏天,我考上了岳口高级中学,当时108所省属重点中学之一。当年岳中480分的分数线,我考了484分,解名尽处是孙山,我勉勉强强上了,心里有一点暗喜。

开学前一天,母亲把送我到姑妈家,让姑父送我去报到,因为,夏季里双抢过后,农活稍微清闲了些,父亲便出外打工去了。姑父很高兴,说,再过几年,要是再送去上大学就好了,可惜的是,睡梦中他心肌梗塞去世了。三年后,我考上大学,和彭汉祥同学一起,我们两个结伴,自己去华工报到。

第二天早上,我们带上被子行李、干粮大米,坐公共汽车去学校。先到天门,再从天门中转到岳口。我第一次坐汽车,车子开起来,有些咣当咣当响,上面的硬座椅,脏得油光发亮。我第一次闻到浓烈刺鼻的汽油味,并且车上人挤人,一路颠簸,视线也不好,很难受,差点就要吐了。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生怕我把他弄脏了,假装善意地提醒我,不要吐在车上了,其实最后,我并没有吐。

到达岳口,下车后,我还正常,只觉得头顶上的太阳明晃晃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方向。我们原来定位,用的是东南西北,例如原来指路,说南边那个村,东首第几家,或者,北边那个村,西首第几家,现在到了岳口,换成了前后左右,说前面那个路口左拐,或者,后面那个路口右拐。

天地君亲师,我能够上岳口中学,要感谢我的家人养育我,要感谢岳口中学录取我。


(二)

我被分在了五班,班上的同学,主要来自于麻洋、横林、新堰,以及岳口镇上。虽说是平行班,但实际上,我们一直认为,五班是重点班。因为,我们的老师,好像比别的班扎实一些,班上有很多老师的子女,还有岳口镇上一些头面人物的子女,并且,新堰中学的教学质量很好,武俊杰同学和我在一起时,就有点瞧不起我们麻洋的,说很多类型的题目,我见都没有见过,这不怪他,他说的是实情。

岳口中学的教学楼,是一座三层楼,每一层六间教室,一字排开,像一个长长的“三”字。二楼的中间,有一个阳台,从走廊往外凸出来,阳台的宽度,大概和一间教室的长度差不多。教室和走廊里,上面是白色的墙壁,下面是绿色的油漆。

从此以后,我就坐在了水泥浇筑的教室里,因为个子矮,总是坐在前面。三个年级,三层楼,每个年级一层楼,三年三层楼。一楼嘈杂,二楼干扰小,三楼是现浇的天花板,教室里没有电扇,更不可能有空调,坐满六十几位同学,夏天像蒸笼一样。本来应该大家轮流转,毕业班在二楼,一二年级时在一楼或三楼,但是,我高一高二时,是五班,在一楼右首边的第二间教室,高三时,重新分配在二班,在二楼左首边的第二间教室。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一届没有在三楼学习过。

教学楼前面,是一个开阔的大操场,能够容纳三个年级一千多名同学同时做早操。从校门口到教室,要经过这个大操场,白天,我从不敢在操场的中间走,总是从操场边上悄悄溜过去,快到了教室门口,才变线折过来。二楼中间的阳台,我肯定是几乎一次都没有在那里站过。那时候的我,丑小鸭般,心里没有底气。

一二年级时住的寝室,泥巴地面,高低床,非常拥挤。下几天雨后,里面一片泥泞,这是让我最不堪回首的记忆,每一次上床睡觉,脱衣服、脱鞋子、脱袜子、扎蚊帐,都需要鼓足勇气,防止把泥浆带到衣服、鞋子和床上。三年级的时候,情况就好多了,水泥地面,寝室门正对着围墙,围墙边有几个水龙头,夏天可以用冷水冲凉,推开寝室门,里面还有一块公共的空地方。

我很幸运,分在了五班,没有在顶楼学习过,尽管得过疥疮,身上有些水泡,有些痒痒,但是,我喜欢硫磺味道的清香。


(三)

杜牧的《赤壁》,“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这是高二语文课外阅读时,张三洲老师教我们背下来的。化学老师朱光义,讲起课来,语言抑扬顿挫,神态前仰后合,极具特色,他说,杀猪杀尾巴,各有各的杀法,融会贯通了,最终目的都是一样;他在黑板上板书,边说边写,写着写着,突然静下来,转过身,将粉笔头朝讲话的同学身上扔过去。物理老师刘学忠,白面书生,清瘦,文静,83年毕业,84年教我们,留着时髦的香港发型,一副笑脸,几乎不曾对我们发脾气。还有其他老师,容我慢慢去回忆。

我们的课表,一天有四个单元时间,早读、上午、下午、晚自习,星期日不休息,一个月连着上,只有到月底了,才放三天假。84年国庆节前后,第一次放假,下午上完了课,我和彭汉祥、李秋奎等同学,一起连夜走回家去,走了四五个小时,现在地图上测量,直线距离约有22公里。

靠着死记硬背,我现在还记得元素周期表的前二十位: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中间有一句可以谐音为“那美女归您”。而数学与物理,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哲理。

二年级结束,教材上的内容全部学完了,我已经打好了底子,高三就是一遍遍的复习,我成绩不错,并不敢翘辫子。87年三月,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我也学起了城里人,有一天傍晚,和几位同学一起去吃混沌、喝啤酒,晚自习回来时,有人红着脸,被老师发现了,于是要我写检讨,这是我高中唯一一次受到的批评。我在这里用唯一,是因为我没有本钱去调皮,我夹着尾巴做人,总是一本正经,老老实实。直到现在,我对这次检讨都是不以为然的,但我以为然的是,我应该更加努力。


(四)

读书的日子当然是苦。大多数时候,吃的,早餐是自带的炒米或米粉,用开水冲泡,午餐买回来饭,就着腌菜吃。穿的,就是棉衣布鞋,没有补丁就不错了,还挑什么新旧与时尚?住的,卫生条件有限,很多人都得过疥疮,女生也不例外。

曾经有一次放假回家,我手上只有一块一毛钱,从岳口到天门五毛,从天门到茅湖六毛,刚好够用。我早上坐车到天门后,没有赶上上午的班车,就一个人坐在候车室里,饥肠辘辘,水都没有一口,哪里都没有去,看着照射进来的太阳光,从西边慢慢移动到东边,一直等到下午三四点。

我们那时候,清华、北大、复旦、交大、武大、华工,这些名牌大学,不是每年都有人考上,但是,总是有人会考上。据说现在的岳口中学,已经很多年了,一个一本都考不上。我不知道,两者的差距在哪里。

有老师,有兄弟,还有美女,其实,我们一点都不觉得苦。五六月的某一天,夕阳西下,在校门口,笑靥如花的方淑佳,从外面走进来,我走出去,我们对笑了一眼,时光在那一刻定格。我后来看《第一次亲密接触》,那个咖啡色的轻舞飞扬,给痞子蔡留下的,应该也是这种柏拉图式的印象。

从十五岁到十八岁,我在岳口中学成长,1987年的夏天,破茧成蝶,我上大学去了,留下了无限的思念。


(五)

今年暑假,我回去参加毕业三十年聚会,见到了老师,见到了同学,来回横渡了岳口汉江。我们的李校长,依然是充满哲理,说温度不能使石头孵化成小鸡。当年的马勇刚同学,少年意气,如今当旗手扛班旗,跑前跑后,任劳任怨,应该是他长期海上生活沉淀下来的特质。还有鄢红艳同学清纯的照片,真羡慕张慧芳同学的福气。

聚会很成功,童华做主持,代雄当“赖子”,这得多亏了组委会的精心组织和同学们的热情参与,背后还有很多人的默默付出。这次聚会,也是我上半年身心关注的重点,班群的消息,我时时留意。我说过,做不做是态度问题,好不好是水平问题。

现在,聚会结束了,我要静下来,重新回归平平淡淡的生活。20年前的互联网,没有人知道,你是不是一条狗,可是如今,套用香港警匪片里面的台词,却是,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作为呈堂供证。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不一样,我们不必强求。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有人仰望星空。这次回去,我在老家看了星星,晚上八九点,东北角至天顶上的天鹅、天琴与天鹰座,凌晨三四点,东南角上的猎户座。也看了紫色的牵牛花,黄色的丝瓜花,粉红或杏色的棉桃花,她们所代表的,是一个个的花神女主。还有,早晨墙角落的土青蛙,它沿着墙壁努力地跳起来吃蚊子。

有一句话说,如果你厌倦了伦敦,你就厌倦了人生。我曾经在伦敦住了七晚上,还没有看够。武汉、珠海、深圳、上海、北京,我吃住不要钱,多得是地方。我和全胜说,除非是天灾人祸,否则,我会一直好好地活下去。

我爱五班,爱岳口中学,爱我自己。


桃李春风一杯酒

国庆回家,我和徐东、全胜、富生一起,在岳口镇的襄江苑吃了襄河的黄牯头、鲫鱼等,席上,徐东说,我们8405班818三十年聚会结束了,有序有跋,有始有终,让我把聚会的事再记一记,我也觉得对于组织者徐东和全胜,有些亏欠,于是答应了,却不知道如何下笔。

今年农历正月初二,部分五班的同学在天门聚会,我有幸参加了,六位女生,十位男生,其中十二位我是时隔三十年才见到。陈真平的面貌我有印象,名字却不记得了;鄢红艳完全忘记了,我还以为她是现场哪位同学的家属。大家吃饭唱歌,聊到了今年是我们高中毕业三十年,都有意举行一次班级大聚会。晚上回到家里,从来不曾转发我的日志到任何群里的我,转发了一篇《当时明月在》在班群里,回忆到了高中生活留给我的美好。

春节结束后,慢慢地,班群里开始了断断续续的讨论,聚会的地点,有武汉、天门(岳口)两个选项,大家在群里各抒己见。我个人倾向于武汉,因为武汉九省通衢,交通、住宿、游玩、气质可能都好一些,有雄才大哥坐镇,有王莉同学联系的酒店,有凃东、霍慧琴等同学联系的全球首部实景互动式“知音号”表演,很是值得期待。但我也说过,到哪里举行都可以,我支持班级活动,也非常赞同童华的观点,这件事情,大家七嘴八舌讨论是没有结果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殊的情况,只能是会长振臂一呼,大家积极响应,确实有事不能参与的,也不怪。

六月最后一天,徐东、端军、建波等几位同学来宜昌,我们又谈到了聚会的事。我说,天门、上海、武汉小范围聚了好几次,怎么没有什么动静?聚会从启动到举行,至少得一两个月筹备,再过一段时间,暑假、国庆一过,今年就黄了。当天晚上,徐东提出,八月份在天门举行聚会,对我说,你来写一份邀请函,我说,好。

七月三号晚上,我将邀请函初稿发给了他。很快,我看到徐东建了筹委群,并且在里面发了一条信息,简简单单六个字,“决定启动聚会”。就这样,同船过渡,五百年修,我们的8405班,满载着我们的青春,就像“知音号”那条游轮,开往百年前梦幻般的十里洋场一样,我们的聚会,正式启航。

聚会的费用,雄才大哥提出来,找几位土豪募捐。我也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某大学同学相聚,土豪一到,连声啧啧,这不行这不行,全班换五星酒店,没有来的同学,马上买机票接来。于是我写好了一份募捐信,交给了徐东全胜,结果被他们否定了。徐东说,我们五班,君子之交,人人都出,既公平也担责,你腰缠万贯,我不向你借,你有权有势,我也不求你,谁都不缺这一两千元。现在回过头再来看,我觉得每个人均担,是个好办法。

接下来,就是各种细节的讨论,聚会的时间与酒店,聚会的预算,晚会的LED大屏与灯光音响,纪念衫的衣领、配图、配色,班徽的文字、字体、图案,班旗的大小、颜色,条幅的文字、颜色与长宽,菜谱与酒水的搭配,不能到场同学的祝福,老照片老信件的收集,以及请老师和嘉宾等等。总的思路与想法,是我们五班的聚会,要低调、轻奢、有质感,要办出彩,不流于市侩,有纪念意义。为此,组委会的同学们付出了辛勤的劳动:童华的构图与配色;代雄的“千万里追寻襄河水,三十年畅叙岳中情”;端军和雄才大哥的大海捞“曾”,群里同学越来越多,人气越来越旺;酷热难耐的盛夏,霍慧琴同学跑几趟去定制纪念衫;鄢红艳同学管理财务,连群里聚会的报名,也整理得工工整整。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是我所疏忽或不知道的,这所有的事情,最后都是徐东拍板。


我们的这次聚会,很多人评价都不错,应该算成功。我也如李校长所言,享受了这个过程,享受和老师同学们的交流与互动,每一次遇见都是故事,每一个眼神、表情、动作、语言,都有韵味。我的收获很多,和李校长合了影,请李校长题了字,还有一张四人的合影,把我照得好帅,我都有点等不及想推送了。19号晚上的岳口十大碗,我们唱着歌一起喝酒,我和汉祥说说笑笑,一口一杯啤酒,一点都不迟疑,气氛真是high。就是六班的嘉宾刘心善,刚开始我没有认出来,最后,我对他有莫名的好感。当然,也有遗憾,我没有见到刘学忠老师,没有见到张三州老师,以及其他未能到场的同学们,想找朱老师合影,却担心有些唐突。

我说过,只要我有精力,我会不停地把这白话文写下去,写我的高中,写我的大学,写我的家乡,写睡在我上铺的兄弟。2011年夏天,我出差去哈尔滨,在火车上,看到南方周末上的“再见1980年代”,是一篇回忆80年代中学生的文章,说那时的中学生最美,那时的中学生好看,是因为他们脸上真有纯真烂漫,他们内心总还相信着什么,那时的恋爱是真恋爱。不是吗?鄢红艳同学的白衬衣红裙子,爱红和俊蓉在大学门口的照片,不是青春靓丽脱俗吗?我很庆幸,我也是八十年代的中学生,李校长说,同学们受了苦,但我们身在其中,痛并快乐着。

我中学时被文学作品感动,流过两次泪。第一次是看《高山下的花环》,连长梁三喜牺牲了,母亲梁大娘和妻子玉秀去部队,祖孙三代下了火车竟舍不得买汽车票,一步步挪了一百六十多华里。第二次是看《人生》,白衬衣,蓝裤子,格子春装,两只粗辫子,质朴的刘巧珍,层次一点也不低,就像一汪清澈的溪水,是我们喜欢的女孩。这就是我吸收的营养,这就是我喝下的鸡汤。

北宋文学家黄庭坚说,“桃李春风一杯酒”,这是他在回忆过去与黄几复在一起的时候,可是如今的思念却是“江湖夜雨十年灯”。我们的岳口中学,不也是这样的吗?人生只是一张单程的车票,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去参加同学聚会,并不是为了去作秀,只是为了怀念我们回不去的曾经。


我们的聚会结束了,余韵悠长,要感谢的人很多,今天,我想要特别感谢徐东和全胜,多谢他们。康德说,Freedom is not letting you do whatever you wanna but teaching you not to do the things you don't wanna do,自由是遵循自己内在的法则去行事,而遵循自然规律下落的铁球,它并不自由。任贤齐的《兄弟》,里面也这样唱:逆流的鱼,是天生的命运……有今生做兄弟,没来世再想你,漂流的河,每一夜下着雨想起你……

岳口中学,就是我们的宿命,我们都是那条逆流的鱼,“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这首南京外国语中学的歌曲,唱的也是我们在东风路上的日子。我想,我们会变成天使的,只要我们坚持心跳每分钟66次,走路每步75公分,积极健康,满怀憧憬。而我,确实期待着,下次各位所带来的惊喜。

来源:天门文艺
回复过本主题
的还回复过:
     
推荐
发表于 2019-1-22 10:10:16 | 只看该作者
三峡大学教授?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滕椅
发表于 2019-1-22 12:38:56 手机发帖 | 只看该作者
亲切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9-1-22 15:17:30 | 只看该作者
楼主是那一届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报纸
发表于 2019-1-22 15:39:32 | 只看该作者
写的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发表于 2019-1-22 15:39:42 | 只看该作者
字里行间充满了乡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站台
发表于 2019-1-23 17:06:57 | 只看该作者
麻洋邱湾走出去的优秀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发表于 2019-1-24 15:34:17 | 只看该作者
岳口高中出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9-1-25 17:56:45 | 只看该作者
文笔细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19-1-26 08:56:07 | 只看该作者
中国人都有个共性,以和为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网站地图|有奖反馈|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门社区网    
业务联系:18972625242 客服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总编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所有:天门社区宏博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湖北省天门市竟陵船闸北路4号 电话:0728-5232222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鄂公网安备 42900602000103号 工信部备案:黔ICP备16006183

GMT+8, 2019-2-19 12:20 , Processed in 0.133153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